迎接彻底埋葬中共专制的新世纪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新世纪宣言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
 
 
 一、二十世纪的伟大历史功绩
 
 给人类文明造成过惨重浩劫而後又带来无限生机的二十世纪终於过去了,如
果要问在上世纪中人类经历的最大历史教训是什么,那么有一条经验应当是颠扑不
破的,那就是:戕害人权的国家暴力是人类文明的最大敌人。在整个二十世纪中,
曾经对人类文明造成近乎毁灭性打击的国家暴力有两个:一是纳粹的法西斯政权,
二是共产党的极权统治。两者相较,纳粹法西斯为祸虽烈,但因其劣迹昭彰、面目
狰狞故其覆亡也速。所以它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已成为残渣陈迹,被送进了历史博物
馆。而共产专制则不然,因为它有一整套似是而非的革命理论为号召,打着追求平
等理想社会的旗幡,招摇蛊惑,所以造成了劳动阶级及知识阶层的世纪性迷惑,直
到沾满血腥乌托邦的实验彻底失败、人民深受奴役与贫困之苦,在付出了数千万人
的生命的代价之後,它的邪恶本质才逐渐为文明社会所警觉。在任何一个国家,共
产党一旦取得政权,就会以革命的名义把所有的传统人类文明机制彻底毁灭,建立
起无处不在、无微不至、无所不用其极的专政机器把人的头脑与肠胃都控制起来,
从而构筑起一个似乎无法挑战的封闭性的控制系统。自由一度陷於绝望之中,但是
历史又一次证明,任何邪恶,即使是共产党极权都只是一个过程,二十世纪的伟大
历史功绩在於它不但彻底粉碎了右翼法西斯政权的羁绊,它也终於挣脱了左翼共产
极权的枷锁,从1989年天安门事件发韧的世界民主风暴把俄罗斯与东欧的共产政权
一举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在人类文明史上,这是比二次世界大战战胜法西斯更为
意义重大的胜利。这个胜利证明,自由是不可扼杀的。造成苏联及其共产党卫星国
崩溃的原因固然很多,但其极终的根本原因是人民的自由意志。人民一旦意识到自
己的理想被欺骗,人民一旦意识自己的权利被无理剥夺,人民一旦明白自己所处的
被奴役地位,人民一旦知悉可以选择一种自由、富裕的生存方式,就再也不愿继续
生活在极权专制制度之下。於是,人民就奋起反抗暴政,呼喊自由与民主,於是坦
克与克格勃相继失灵,柏林墙被推倒了,一个民主的新纪元於焉诞生。
 
 二、民主化不是理论是非问题,而是实际利益问题
 
 专制是顽固的,从天安门刮起来的民主飓风在横扫摧毁了欧俄的专制堡垒之
後,未能回过头来犁庭荡穴、除恶务尽。在中国,中共特权者以放弃共产主义宣传
与实行经济开放来换取继续其一党专制的生存。中共这种策略的转变造成了我们一
些朋友的思想混乱。有人认为共产党正在改革,所以可以期待它自行转向民主,当
然这是完全不切实际的一厢情愿。中共在有利於自身利益的前提下,在经济政策上
,可以作种种改革的姿态,但是在政治控制上它是寸步不让的,中共深谙一党专制
是中共特权阶层的命根子,是它的根本利益所在。问题一涉及具体利益就逸出靠说
理所能解决的范围了。中国要不要民主,能不能民主,基本上不是一个理论问题,
而是实际利益问题,中共特权阶层依靠专制制度掠取极其庞大的利益和财产,为了
保护这些利益和财产,它不惜采用任何暴力手段来阻挡一切政治制度的改革。
 
 毫无疑问,如世界万物一样,中共天天都在改变,其领导层也有有更替,但
万变不离其宗,在一个根本点上,它是决不可能作出改变的,那就是它必然继续使
用暴力压制人民的民主要求以维持它的一党独裁。说到底,即使共产党政权内部真
有个别所谓开明人士想改变一党专制,也只能以悲剧人物的角色而黯然下台,重蹈
胡耀邦、赵紫阳的覆辙。原因在於,利益的杠杆主宰一切,,一党专制是特权阶层的
利益保护伞,谁想触犯这顶保护伞,谁就会成为整个特权阶层的公敌。利益决定一
切,上帝也无法移动这根杠杆。
 
 三、中国民主运动的性质及其承担的历史责任
 
 中国民主运动,顾名思义就是致力於在中国建立民主政体的运动。民主政体
即是民主制度与民主政府的结合。民主的政治制度是指定期由人民在无恐惧状态下
凭自由意志自愿选择政府领导人的制度,而民主政府即是根据民主制度选举产生的
权力架构。我们确立民主政体的根本出发点和唯一的目的就是要依靠法律的强制力
量来确保每一个公民的基本人权不受公权力或他人的侵犯,公民的基本人权包括联
合国人权宣言里明文规定的所有公民权利,其中特别主要的是人的思想自由、言论
自由、结社自由、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等权利。因为如果缺乏或贬损这些基本人权
,人就会处於人身受压迫和思想受控制的奴役状态中。人就会异化为失去自由意志
和正常思维能力的非人、成为某种政治权力或意识形态的工具。思想自由是人之所
以成为人的前提,人类的文明史已证明,民主政体是保证人的思想自由不受钳制的
有效的保障。所以民主运动所追求的目的,即保障人的自由从根本上是超越一切意
识形态、国家民族利益、及政治经济模式的。它是建立一个正义和合理的文明社会
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社会的一物质进步都是不可靠而且蕴藏着由文明退化为野
蛮的巨大危险。
 
 由此可见,中国民主运动决不是少数民运分子的专业或专利。民运是全体中
国人自己的事业。民运是为全社会每一个成员争取自己的基本权利。是为保障社会
每一个成员的自主、自尊和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它保护每一个人不受奴役与压迫。
它是每一个公民的根本安全所系,也是每一个公民的根本利益所寄。民运所关切、
所要解决的是全体中国人能不能过真正人的生活的问题。
 
 现在不少人受了中共的欺骗宣传,他们并不了解民运的目的、宗旨,根本不
知道民运为何物,却也在那里攻击、诽谤、诬蔑甚至漫骂民运。他们那里知道,对
人民而言,攻击和侮辱民运是愚昧可笑的自渎行为。因为侮辱民运本质上就是侮辱
人民力图摆脱奴隶地位的自然权利,实际上即是侮辱人民自己。
 
 中国民主运动面对的中国共产党特权阶层及其用暴力支撑起来极权专制,这
个政权用赤裸裸的暴力来剥夺无权人民大众的基本人权。中共特权阶层还利用人民
的无权状态把本来理应属於全体劳动者的国家财富用种种卑劣手段窃为私有。在这
种情况下,中国民主运动要达到在中国建立民主政体的目标首先就会遭到中共特权
专制的疯狂反扑和残酷镇压。1989年的天安门屠杀和1998年对国内合法组党人士的
大逮捕,就是铁的证明。因此,中国民主运动面临一个必须首先废除中共专制独裁
,才可能开始建立民主政体的严峻任务。
 
 四、普遍的深层腐败已成了中共末世之癌
 
 当前,中共统治集团的普遍腐败已成了一个举世公认的事实。上至中央政治
局,下至乡镇支部,中共已变成一个无官不贪、无处不腐的大贪污集团。贪污成了
开动中共一党专制这架机器的原动力和润滑剂。这阵贪污之风是从邓小平纵容其子
邓扑方搞康华公司刮起来的,到现在江泽民也继承其衣钵,纵容其子江绵恒开金融
公司,利用特权搜括民脂民膏。中共为了安抚人民不平之鸣,每年从政治角力场中
逐出几个失败者来充当替罪羊,更有甚者,中共高层还把肃贪当作权斗及惩罚异己
势力的利器。官场的腐败一方面成为中共特权阶层聚敛不义之财的捷径,也使中共
统治集团结大怨於天下,今天中共贪污集团已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中国共产
党建政以来,无论作了任何坏事,从三反、镇反,到反右、文革,从大炼钢到大跃
进、从反自由化到六四屠杀,所有伤天害理之事,中共都有一套冠冕堂皇的遁词来
加以解释和狡辩,唯有今天这个举国同贪的局面它实在无法自遮其丑,只好表面上
喊叫要严惩腐败。但是,只要头脑还明白的人都知道,中共所谓反贪是完全自欺欺
人、明肃实纵的把戏,因为中共的腐败是其历史发展的必然,腐败是一党专制的题
中应有之义,腐败是特权政治的派生物,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共政权腐败速度之
快、程度之深、范围之广,即使与历史上封建帝王衰败朝代来比也是空前的。
 
 造成今天中共官场普遍腐烂的主要原因是一党专制本身,党的绝对权力不受
制衡与监督,这就为滋生腐败准备了最好的土壤。这里绝对用得上阿克顿勋爵的名
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所以,可以断言,共产党不搞经
济改革,它就必将为贫穷困死,共产党一搞改革,它就必将为腐败烂死。其致命的
病根只有一个,这就是它的一党专制。今天,中共的腐败是制度性的腐败,是根本
制度直接导致的腐败,要真正根除腐败,就必须实行多党民主政治,对权力进行有
效的制衡和监督,但这又正是中共所绝对不能接受的。事实上,共产党宁肯容忍腐
败,病入膏肓,也不肯让一党专制半步。因为对中共而言,放弃一党专制是立见上
帝,满盘皆输,而容忍腐败则还可能图子孙得利,死前享乐。历史的教训是,特权
阶层的快速溃烂是统治机器临近全面崩溃的明显预兆。这就是中共治下的大陆社会
腐败之风愈演愈烈的真正原因。这说明,腐败是中共一党专制所派生出来的末世之
癌,要彻底根除祸国殃民的腐败毒瘤,除了彻底废除一党专制之外,绝无他途。
 
 五、建设有行动能力的政治反对派
 
 经验证明,要以道义的说教来谏劝中共自动结束一党专政是不可能的。唯一
可行之道就是依靠民主运动主动而自觉的努力,扎扎实实地壮大自己的政治实力,
逐步把自己建设成有实际政治行动能力并能发挥国际政治影响力的政治反对派。中
共的一党专制将在政治反对派强大的压迫和连续打击下被迫退出历史舞台。这时,
建设中国宏伟民主大厦的历史时刻就会到来了。相比之下,在中国目前的政治现实
中,清理基地的任务比建立新厦的任务更加繁重和艰巨。这是因为享有巨大既得利
益的中共特权阶层手中还拥有相对有效的国家机器,尽管这架机器已经老旧锈腐,
千疮百孔,但只要人民还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政治反对派实体,给予其最後有力的一
击,那么即便依靠传统的惯性与惰力,它还可以支撑这架机器继续运转。
 
 形成实质意义上的有行动能力的政治反对派是完成废除中共一党专制这个根
本任务的先决前提。要到达这个前提需要满足什么样的条件呢?根据多年来的经验
,我们认为民运应具备:
 
1、组织一支目标明确、信念坚定,打不散、拖不垮的民运主流力量;
 
 2、团结一批紧密配合民运主流力量的可靠同盟军
 
 3、确立一个头脑清楚、团结坚强额有充分权威领导中心
 
 4、培养一批坚定的民主骨干形成的民运干部队伍
 
 5、提出一个能为广大人民接受和认同的纲领和实现这一纲领的一套行之有效的方
针政策。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规定给自己的任务就是依靠自己锲而不舍的努
力逐项达到以上五项要求以建设一个有强大行动能力上的政治反对派实体,这个实
体是迈向成熟的民主政党的一个历史性过渡,它将担负起摧毁中共一党专制的历史
使命。
 
 为了完成这个使命,海外民运联席会议当前主要的工作重心是构建中国民主
运动的主流力量。所谓民运的主流力量就是把民运中经过多年摔打而磨炼出来的理
念清楚、方向一致、斗志顽强的一批民运组织和个人先一步集结起来,以自愿结合
的方式建设一支强大的民运主力队伍,并加以制度化的规范,以此为基础,逐步发
展和扩大这支主力队伍,使之成为敌我双方都公认的民运主流势力。这样就会给形
成实质性的政治反对派创造坚实的物质基础。因为按逻辑来分析,如果不首先建构
民运的主流力量,就永远不可能形成强大的政治反对派,也就永远不可能构成对中
共统治的实际威胁。
 
 民运主流力量的建构和组织应该以自觉自愿、水到渠成的方式来达成,而决
不应排斥和限制那些真正愿意进入主流力量的民运组织和民运骨干的加入,其唯一
的条件是加入者必须是经过实际斗争考验、在政治上可靠的民主力量。
 
 六、中共破坏民运的两个策略
 
 历史证明,中共是一个有长期政治斗争经验的阴谋集团。民运的存在发展壮
大是中共一党专制的心腹之患。操纵或利用一些私欲膨胀的投机分子在内部大搞分
裂与内斗是中共破坏民运的惯技,为了把政治反对派扼杀在襁褓中,中共是不惜任何
代价、不择一切手段的。根据近几年的观察,中共对民运的破坏策略有两个明显的
特征,第一是千方百计地在民运中挑拨离间、务必拼揍出誓不两立、旗鼓相当的两
大对立集团,并力图使这两个对立集团死缠恶斗,拼个你死我活,最後落个两败俱
伤,造成民运无力也无法展开与中共的政治斗争。中共深知,只有让民运内部缠斗
不息才能最大限度削弱民运的力量,使民运在国际舆论和国内影响中产生负面效应
并无法形成政治气候,第二,为了制造势不两立的两派,中共用用尽一切手段法防
止民运形成有权威的领导中心与团结的主流力量。因为只要民运无法凝聚出自己的
领导中心和主流力量,民主运动就不可能形成真正的政治反对派。
 
 本次海外民运联席会议一个重大成果是用实际行动粉碎了中共的这一阴谋。
魏京生先生和一向被视为反魏势力代表的王希哲先生从民运的整体利益出发,捐弃
前嫌,进行了开诚布公的会谈和合作,魏王合作为民运主流力量的形成创造了良好
的条件。
 
 七、识别中共破坏势力的主要特征
 
 近十多年来,中共破坏民运的主要方式就是派遣人员混进民运组织内部挑动
分裂和内斗。他们还利用被捕民运人士中的意志薄弱者,以国内亲友出国或其他利
益为条件,威胁利诱把人拖下水。使其为中共政治利益服务。这说明如何防止中共
势力的渗透与破坏,已成了民运保护自身发展壮大的重要课题。以前我们一些朋友
误以为民运内部没有什么秘密,即使中共派人混进来也不必警惕和防范。这种看法
既糊涂也危险。因为对中共而言,民运内部的一切情况都是需要及时掌握的重要线
索,因为只有对民运内情了如指掌,中共的安全机构才能对症下药,实施各种分化
离间和破坏工作,使海外民运无法协同作战。才能使各项民运活动对中共的政治杀伤
降到最低点,才能使中共头目的涉外活动得到充分的安全保障,因此,中共势力在
一些重要关节时刻都会加强其破坏民运的活动。根据海外民运十几年来对对中共人
员的斗争经验,我们认为大致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识别中共派遣人员的主要特征:
一、在参与策划或执行对中共有重大政治危害的行动时,考察其是积极参与还是消
极破坏;二、在民运组织发生重大内部分歧时,在对民运利益有负面情况发生时,
观察其是维护大局还是破坏扰乱;观察其是促进团结还是加剧内斗;三、在处理民
运组织内部关系上,观察其是不是常常在暗中散布不实谎言,专门攻击坚定反共的
民运领袖和起重要作用的中坚骨干,是不是动辄诬陷起重大作用的民运人士为国民
党特务,数年来,这种策略是中共特务打击民运中坚力量的拿手好戏。
 
 以上这些特征综合起来确实是近几年来中共派遣人员的基本标志。当然,我
们并不是就此断定具有以上情况之一之、二者就一定是中共人员,但是如果多数特
征反常地集中在同一个对象身上,我们就要特别注意防止这类人物进入民运组织的
重要和关键性的岗位。当我们掌握了他们从事破坏民运的确凿证据之後,我们应当
坚决地揭露他们的真实面目,不让他们继续在民运中兴风作浪,扰乱我们的阵线。
 
 
 与中共派遣势力的斗争是维护民运根本利益的一项长期重要而艰巨的任务。
我们要坚持在实际斗争中根据客观事实及具体表现来识别那些带有特别任务的中共
派遣分子。对此我们当然不必草木皆兵,弓杯蛇影,但也决不不能麻痹大意,掉以
轻心。必须牢牢记住中共就是靠特务工作起家。民主运动如不防范他们进入我们的
要害部位,民运将功亏一篑。
 
 八、国内民族独立运动与民运整体利益的协调
 
 毫无疑问,国内少数民族方兴未艾的争取民族自治与独立的斗争已经成了反
对中共一党专制的一条重要战线,也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一支重要同盟军。以西藏达
赖喇嘛为代表的西藏自治运动早就与中国民主运动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维族与
蒙族人民的民族自治运动也与民运有着密切接触和良好关系。中国民主运动不仅包
括了汉族人民反抗中共专制的斗争,也包括了各兄弟民族反抗中共暴政的斗争在内
。因此在历次民运联席会议及各次重大中国民运会议上都有兄弟民族的代表前来参
加。这充分说明了中共一党专制不仅是汉族人民的敌人,也是各兄弟民族的共同敌
人。中国境内除汉民族外的各个少数民族不但受到中共一党专制的压迫,还外加受
到中共大汉族主义的压迫,对於少数民族反抗中共民族压迫的斗争,民主运动理所
当然应当给予充分的理解、同情和支持。这应该成为我们在民族问题上不可动摇的
一条原则。但是民主运动作为一个现实的政治运动也必须体认,民族问题公平合理
的最後解决有待於一个先决条件的确立,这就是压迫中国境内一切民族的中共一党
专制的彻底废除。没有这个条件,中国境内的任何民族分歧是不可能在和平的基础
上合理和平等的得到解决的。因此,这就产生了一个先共同解决民主问题,再分别
解决民族问题的先後顺序问题。把民族问题优先放到民主问题之前来解决,或者把
民族问题提高到民主问题之上来解决,这不但将事与愿违,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危及
民主运动的整体利益,这也必将在实际上耽误民族问题的根本解决。今天中国境内
民族矛盾如此尖锐,其根本原因是中共一党专制造成的,中共一党专制一日不废,
各兄弟民族就一日不得真正享受民族自治的权利。
 
 当前一个不容忽视的政治现实是中共独裁者的一个恶毒计谋就是诱使中国民
主运动公开支持台湾独立及各少数民族的独立和分裂的要求,以便利用这种态势来
挑动现在只可能接受大中国思想、大汉族主义的中国多数民众的民族情绪,使民主
运动陷入不被理解与不受同情的孤立状态。民族问题是一个特别复杂和敏感的
问题,这个问题牵涉到文化、传统、历史、经济以及人们的民族认同。近年来,中
共已经公开打起民族主义的旗帜来作为同民主自由抗衡的重要武器。所以,一个自
觉的民主主义者,为了民主运动的根本和长远利益,为了在政治策略上不为中共所
乘,必须坚持民主第一,民族第二的原则。我们希望每一个参加民主运动的朋友都
自觉树立自由为第一价值的根本信念。如果我们把民族独立的诉求提到民主自由的
诉求之上,我们将既得不到平等,也的不到自由。对於一个真正的自由战士,无论
是统一还是独立都不是我们追求的最高价值,只有人民的自由与福祉才是民主运动
追求的终极目的。
 
 如果就近从1979年的民主墙运动算起,中国当代民主运动已经在追求中国民
主化的道路上已经走过了二十二年筚路兰缕的历程。二十二年来,一批又一批的民
主精英为了维护人民的自由,为了追寻真理和理想,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包括
他们的人身自由、家庭幸福甚至青春与生命。值得欣慰的是,当年在漫漫长夜里民
主先躯艰难保存下来的民主火种,现在已经在祖国本土及全世界有中国人的地方点
燃起熊熊燃烧的自由火炬。中国民主运动在经过数年的徘徊低荡之後,已经重新迸
发出其摧枯拉朽的强劲活力,绽发出创造自由新大地的勃勃生机。在新世纪的钟声
敲响之际,中国民主运动庄严地宣告一个自由民主的新中国一定会随着新世纪的来
临而无可阻挡的崛起在地球的东方,因为这是十三亿中国人民的共同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