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奋起抗暴是八九命运的最亮点

天安门三君子之一余志坚在芝加哥六四21周年烛光祭上的讲话

 

(注:六月四日晚上,东西方音乐艺术团杨逢时敬邀各界志士仁人聚集在一起,以烛光缅怀二十一年前逝去的年轻生命,反思中国及世界历史上这一惊心动魄的事件,并以我们的哀思为遇难者的家人带去安慰。二十一年前因在天安门城楼蛋击毛像而经受了残酷迫害的湖南三君子之中的余志坚与喻东岳及其家属参加了聚会。三君子是在六四以后服刑最长、收催残最深的人。他们几年前出狱后相继逃离中国。会议上,余志坚作了动人的发言,他说:一个没有血性的民族,只能注定永远没有希望。在六四枪响的时候,那些不惜以自己血肉之躯反抗暴政的人们,是最优秀的中华儿女! 全文如下:)

  

一、六四大屠杀,仍然是大陆民众热议的焦点

感谢杨逢时女士的邀请和组织,今晚我和大家聚在一起,点上蜡烛,沉痛悼念二十一年前的今天,悼念那些在北京六四大屠杀中遇难的亡灵们。

 

一年一度的这一天,在香港、美国、世界各地,都有许多人们公开地悼念六四死难者。人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六四值得人们永远纪念;人们之所以能够这么做,因为他们生活在自由的国度和地区。

 

而在中国大陆,人们就不能像他们那样公开举行悼念活动了。二十一年来,六月四日一直是个极度敏感的日子,专制当局把六四设为首要的政治禁区。大陆百姓对六四问题虽然关心,但不少人只能把它们排在吃饭、住房、医疗、上学、就业、和环保等问题之后。

 

然而,二十一年时间的流逝,并不能冲淡人们的记忆。我敢说,除了政府腐败问题,六四大屠杀是大陆民众热议的焦点。人们的议论直指主体:究竟杀了多少人?为什么杀人?凭什么杀人?这样的杀人政府为什么还能延续至今?

 

我们刚刚离开大陆不久。在国内,我们一直上生活在社会的底层,与普通百姓以及很多八九命运的参与者有着比较广泛深入的接触,因此,对大陆民众不忘六四,有着第一手可靠的资料。

 

举个例子:第一次我和太太在国内租房子,和房东谈好了价格以后,我便把我在八九命运中的经历说了说,怕房东觉得有麻烦。没想到房东听了以后,立即把已经谈好的价格又降了一些。我向他道谢,他却说:别谢,别谢,等有空的时候我们单独聊聊八九六四的事情就好了。我们就这样住了几年,别的房租都涨了,我的房东却从来不提涨房租的事情。

 

我曾经遇到过一位菜市场卖菜的农民,他听别人说起我的背景以后就主动找到我,非要向我借海外发行的说真相的六四光碟,并说:总不明白,早就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还遇到过一位退休教师,他知道了我的经历以后,不由分说塞给我几张六四光碟。我说我有,他说他还有好多,给我是为了让我分发。我有一位要好的同学,文化不高,他从我这里得到一张六四光碟,征得了我同意以后,自己复制了20多张,并对我说:凡是我信得过的朋友,我都给他一张。

 

很多人私下里都在纪念六四。我的一位高中同学,也是家庭教会的一个兄弟,谈到他的六四情结时,他说:这么多年来,每到这一天,心里总是慌慌的,难受得很。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到了晚上,一个人在屋子里,点上两只蜡烛,就这么静静地坐着。

 

二十一年来,大陆的许多地方,人们都在试图公开半公开地悼念六四。就湖南为例,我知道的就有:17周年时,有人准备发动两百名公民在长沙五一广场公开悼念六四。虽然没有成功,但仍有十几位人士聚集在湘江岸,焚烧纸钱,祭奠亡灵。18周年的时候,又有人计划组织40位公民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公开悼念。虽然还是没有结果,但仍然有七八位人士聚集在汨罗江畔,放飞明灯,以此超度冤魂。

 

二、六四枪声后,民众奋起反抗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八九民运,明明是人心所向,却被当局说成是不得人心;明明是秩序井然,却被说成是动乱;明明是坦克、机关枪杀人在先,却被说成是民众反革命暴乱。让我们回顾一下二十一年前的那个残暴又血腥的夜晚吧。

 

1989523日以后,我们三人(注:指天安门三君子,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被关押在北京市东城区公安分局看守所。63日晚上11点左右,我还没睡着,突然从外面传来了响亮而清晰的嗒嗒声。起初我以为是鞭炮,但马上发现不对,这分明是枪声。这枪声一阵紧似一阵,直到天明。我明白,中共终于忍不住了,对这场中国历史上最为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举起了屠刀。

 

六四大屠杀究竟死了多少人?直到现在都是一个谜。后来的日子里,我曾与几十位北京所谓的暴徒关在一起,他们中间有的是学生,有的是市民。这些人中,有的人曾在街头围观,有的砸了警察岗亭,有的用砖头袭击了戒严部队。其中三位被关押,是因为焚烧坦克、装甲车,以及打死大兵,他们都被判处了死刑。

 

直到现在我都认为,一个没有血性的民族,只能注定永远没有希望。在六四枪响的时候,那些不惜以自己血肉之躯反抗暴政的人们,是最优秀的中华儿女!只有从他们身上,才彰显出我们这个民族的良心和血性。从这个意义上说,六四死难烈士死得值得。他们的死,让独裁者发抖,也让我们生者受到激励。八九民运波澜壮阔,但其中最响亮的莫过于民众奋起抗暴。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未来自由中国的一线曙光。

 

六四枪声一响,中共统治大陆的所谓合法性可能就当然无存了。为什么?因为人们从心底里不答应啊。枪响以前,人们对中共还存有或多或少的幻想,一声枪响,所有的幻想都彻底破灭。六四之后,不仅仅在北京、上海、西安、成都,全国各地都发生了民众奋起抗暴的各种各样地事件。

 

以我最为熟悉的湖南为例,六四枪响以后,几乎所有的县市都有抗议的浪潮。长沙、邵阳、湘潭都有数以万计的民众举行集会,悼念六四死难者,声讨当局的罪行。愤怒的民众冲击了邵阳市政府大楼。在岳阳,成千上万的市民和学生把京广铁路扒开了一个几百米长的口子,随后又冲击并捣毁了政府大楼。在衡阳,民众占领了电视台,播放了北京大屠杀的消息。湖南被判刑的几百名八九民运参与者中,有一多半因他们在六四枪响以后的行动而被判刑。

 

人们通常所说的六四,涵盖了八九民运和六四大屠杀两个阶段。六四改变了中国,也以它特殊的方式改变了世界。紧接而来的苏联东欧剧变,柏林墙倒塌,标志着世界范围内折腾了上百年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崩溃。从这个意义上说,六四也是值得全世界民众永远纪念的。

 

中国民主道路或许还很漫长。但历史必将也一定会对中共犯下的所有罪恶给予彻底的清算。我们每天都在盼望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愿六四死难者在九泉下得到安息。

 

谢谢大家。  201064日于芝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