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Overseas Chinese Democracy Movement under the Big Climate Change

-- Detail Record of the Copenhage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Great Changes in China" by Tian Hong (Chinese only)

 

「大气候变化」下的海外民运

「2012大变革的中国」哥本哈根国际研讨会记实

作者﹕天虹

 

 

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由于在2009年末召开了被称为「拯救人类最后一次机会」的世界气候大会而受到国际瞩目。这个有 192个国家的代表参加的峰会,虽然没有达致预期的成果,但毫无疑问,哥本哈根会议对地球今后的气候变化走向将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3年后,世人瞩目的焦点却转向了中国,2012年中国所发生的各种政治事件表明,2012将注定成为一个充满危机与挑战的一年。在这个时局「大气候变化」的背景之下,由民主中国阵线和海外民运联席会议联合举办的「2012大变革的中国」国际研讨会于8月18日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来自欧洲、美国、香港和澳洲共11个国家的专家学者、民运人士、信仰群体和关心中国前途命运的各界人士与会,共同探讨大变革背景之下的中国所面临的深刻危机与挑战。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著名民运领袖魏京生先生、资深民运人士潘晴先生、著名旅德法律专家、《欧华导报》主编钱跃君博士、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王澄博士、旅居瑞典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东土耳其斯坦(新疆)的迪里夏提先生、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王国兴先生、独立中文笔会张裕博士、丹麦民阵负责人刘刚博士、澳大利亚民运代表李清博士、荷兰民运代表陈中和先生以及挪威民阵和香港民阵的代表汤一心、黄钟等在研讨会上发表了演讲。与会人士针对各种有关问题,畅所欲言,热烈讨论,研讨会气氛活跃、思辨交集,为近年来的海外民运增添了一道亮丽的政治景观。

 

有关召开这次研讨会的背景,主办方在通告中表明:「当今中国各种人权迫害引发的群体事件此起彼伏,社会矛盾、民族矛盾、统治危机和环境灾难的严酷性日益凸 显。中共内部在十八大召开前夕的各种内斗乱象显示,中共一党独裁的统治即将崩溃,由一党独裁所造成的制度性危机,已成为中国未来可持续发展的主要瓶颈。」

 

那么,「如何维护在人的自由发展前提下的社会稳定?如何走出一条由专制变革为民主宪政的可行路径?如何汇集支持中国民主事业的国际力量,参与和推动中国这一场伟大的变革?」成为此次会议的讨论焦点和主题。

 

旅居荷兰的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王国兴先生在开幕词中指出:「2012年以来,国内民情汹涌,各种反抗事件层出不穷,包括薄谷事件、王立军事件之后,中共上层政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意识到,中国大变革的时期已经开始了。因此,我们有责任邀请海外各路专家聚集一堂,来讨论中国民主化运动的出路,其中也包括很多法律、人权、民族等各方面问题,希望能在这次会上有充分的讨论。现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对中共政权已经否决和放弃了。人心思变的过程中会有很多思路和焦虑,作为中国的政治反对派组织,在这个时期应该踊跃承担起引导民情,产生新思路的责任。」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先生在会议中指出:「一个国家,一个社会要维持下去,法律非常重要。而法律最重要的在于,老百姓相不相信你,这是最根本的。现在大家都挺关心最近的几个案子:薄熙来、 谷开来,包括最近被打死的周克华,是否真的是打死,老百姓还不相信。这里面真正的问题是,不管政府说甚么,拿不拿得出证据,反正老百姓就是不相信。当老百姓都不相信这个政府时,这个政府的内部也很难维持下去了,已经是进入混乱的局面了。以前是我们在说,中国需要民主,需要自由等等,而现在是全国老百姓都在这么说、这么想,现在甚至连中共内部很多人也在想,如果再不进行政治改革,如果再不按老百姓意愿去走的话,那就维持不下去了!老百姓要造反,中共内部也有很多人要造反,你赖以维持这个国家的基本的东西都没有了,最关键是老百姓已经不相信政府了,那权威从哪来呢!一个没有权威的政府确实很难维持下去。」

 

魏京生先生说:「怎样能够促使国际社会能够协助中国老百姓的造反,这些方面大家都可以开始思考了,可以着手做起来了,时间确实已经很急迫了,海外民运要随时做好回到中国,和国内民众并肩奋斗的准备,我们要和国内民众一起迎接中国大变革的来临!」

 

著名旅德法律专家、《欧华导报》主编钱跃君博士在研讨会上作了《在中国社会重建法制与良知》的主题发言。钱跃君博士以他丰富的历史知识回顾了从中古时期开 始,法律意识和规范在人类社会演变中的重要作用,强调了源于人类良知的自然法才是社会正义的准绳,而建立保障基本人权不被侵犯的各种法律制度已是当代文明 社会的基本要求,因此在中国结束人权迫害罪行已成为当今时代的迫切需要。解读中国的各种政治问题并不难,人们只要回归良知既可找到答案。这不光是重建法制 与良知的需要,更重要的是真正确立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时代要求。钱跃君博士的精彩演讲,多次获得了与会者的热烈掌声。

 

旅居瑞典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东土耳其斯坦(新疆)的迪里夏提先生作了《中共系统性的镇压正在刺激当地动荡》的发言。迪里夏提先生指出:维吾尔不是一个懦弱的民族,面对中共的暴力镇压,维吾尔民族将会奋起反抗。不久之后,人们也许会发现,维吾尔人的勇气和决心将会成为中国大变革时代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份。

 

独立中文笔会张裕博士(瑞典)向研讨会提供了基于详实数据支持下的《中国狱中作家的现状及走向》的专题报告。张裕博士的演讲配合大屏幕投影的资料展示,详尽地说明了近年来中国人权迫害的真实状况,他的报告专业精准,无可辩驳的揭示了在国际社会热炒的「中国模式」背后,中国的人权压迫不断升级的事实。

 

来自美国的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王澄博士在研讨会上发表了《是人民革命,不是精英革命》的演讲,王澄博士的系统理论分析和投影屏幕的概括提示,引起了与会者的关注。而这种层层展开的理论辨析,将研讨会导向了一种深度,并引发了对「革命权力」的热烈讨论。

 

在王澄博士发言之后,来自澳洲的潘晴先生在《2012大变革的中国给我们带来的挑战》的主题发言中,从2012年以来中国发生的令人眼花缭乱的政治大戏说起,直指这幕大戏并没有结束,而且发展下去很可能要见血!所谓见血,指它可能真正会撕开中共专制统治的黑幕,撕开一道暴露于全世界视野下的罪恶的黑幕。

 

潘晴指出:通过这样一幕政治大戏的演出,人们不光看到中共的罪恶,同时也看到了中共的虚弱,和中共即将走向灭亡的一个前兆。虽然它表面上拥有所有的国家机 器,掌握了几百万的军队、武警、所有的镇压机器。但是我们发现,所谓铁板一块的这个统治政权,当撕开它那个蒙在民众面前的那道蒙障时,大家就会发现,这个政权已经千疮百孔,它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走向灭亡。

 

潘晴在发言中强调:人民有推翻暴政的权利,即人民有革命的权利。从人的自由价值的角度出发,人之所以区别与万物,在于人是有追求自由的这种天赋权利的。那么捍卫人追求自由、保障人权的基石在哪里?最重要的就是人的反抗权。因为思想自由、言论自由、迁徙自由、创作自由等基本人权很容易被暴政剥夺,但是它有一个基石你很难剥夺,就是它的反抗权。比如说杨佳,当你不给他一个说法的时候,当受到中共警察的凌辱、虐待和迫害的时候,他以他自身的权利,给了中共一个说法,有人把它称为原始正义。但是不要忘记,我们所有的人权法案,所有的人权原则都是源于自然法,即人作为造物主所创造的,具有自由思想的生灵,他的权利是上天所赋予的。所以讲,每个人生而平等,是指这个权利不是哪个人所赋予的,是天然的,这个权利是不可渡让的。这是人生下来就有的权利,包括人的反抗权。在这个权利基础上,人们才有捍卫自由、捍卫自身权利不被侵犯等人权原则的确立。

 

潘晴的发言将研讨会带入高潮,因为这样一个人权原则,在过去民运研讨会上讨论得并不多。而这次作为一个非常关注的焦点提出来,由此引伸到人民有没有革命的权利,在会上出现了非常热烈的讨论。这个会议也充分认识到,革命是人不可被剥夺的一项政治权利。人民有推翻暴政的权利,在西方民主国家,人民可以用选票颠覆他们的政府。而在中国大陆,人民在中共暴政的压迫下,当然有选择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结束这样一个独裁统治的权利。

 

这次研讨会上作主题发言的还有:刘刚(丹麦)《中国民主远动如何应对时局的变化》、汤一心(挪威)《国际视角中的中国,兼论2012中国时局的变化》、黄钟(香港)《浅谈香港在中国社会变革中的影响和作用》、李清(澳洲)《突破困境,再议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的重要性》、陈中和(荷兰)《海外民运必须倾注全力支持国内斗争》、萧宏(丹麦)《文革柳州造反民众反抗运动的现实意义》等。

 

主办方这次研讨会中,采取了交互式的讨论方式,演讲人和听众互动热烈,时而出现激烈辩论的场景,各种提问和答辩都给与会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会议经过了一整天的时间,晚上仍然有许多对中国有着强烈关切与责任的与会者迟迟不愿散去,活跃而积极的探讨仍然在持续中,深夜时仍有许多人放弃了休息,在会议下榻的Bella Sky天空酒店大堂继续交流讨论直至临晨。

 

笔者在参加了此次研讨会后不由产生了一个联想,Bella Sky天空酒店是2009年世界气候峰会各国首脑和代表的下榻之处,哥本哈根因召开世界气候大会而蛮声国际,但气候学在中国却有更广泛的解读,所谓「大气候、小气候」更是中国人对政治时局独特的形容和描述。因此,我们不妨换一种说法来形容2012年的中国,那就是:时局动荡、危机四伏、民情汹涌、官情沮丧、人心思变、夜已破晓。这其实就是政治大格局开始变化时的一个表层反映,也就是说,中国正处在历史大变革的交汇之处。用气候学来形容,正如不同气候周期过渡阶段,往往会出现极端天气,且气候变化难以预测。观察人类社会的演变,其道理也是如此。

 

而在这样一个历史变局中,要想搞清方向,只靠跟着每天的新闻走是远远不够的,正如要想搞清楚气候变化的走势,只靠实时监控气象变化是无法完成的。面对中国大变革的局势,就更需要人们认真的坐下来,对历史回顾并与现实加以对比分析,从而找出应对的方法和路径。这次哥本哈根「2012大变革的中国」国际研讨会的召开,则为关心中国命运的人士提供了这个机会。对此,我们衷心感谢东道主丹麦的房勇、张国亭、廖新军、萧宏、刘刚、还有一大批叫不出名字的朋友们,他们的无私奉献为此次国际研讨会的成功奠定了基础。与此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海外民运中的坚强团队。

 

世间之事,知其所来,方知其所在,知其所在,乃知其所往。而这也正是此次研讨会预想达到的目的,是否如此,一定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诋毁者鸡蛋里也可以挑出骨头来。但历史是公正的,不管现在人们如何看待这次会议,但毫无疑问的是,哥本哈根会议将对海外民运今后的变化走向产生决定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