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xinlingzhilyu/bajiuliusizhuanji/mind-06092014105356.html

 

主页 | 专栏 | 心灵之旅 | 八九六四专辑

六四难属祭奠被警方监控 中国驻美使馆前纪念集会 八九六四25周年纪念与回忆专题节目(之四)

2014-06-09

 

*六四难属25周年祭奠被警方监控*

 

今年6月4日是八九六四25周年。到目前已知在北京八九六四屠杀中遇难身亡的有202人。

 

今年6月4日上午,安葬在北京万安公墓的几位遇难者家属和往年一样,在遇难者袁力的墓前举行了集体祭奠。难属黄金平因被旅游,未能到场。

 

万安公墓内安葬或骨灰安放的六四遇难者,目前已知有8位,他们是袁力、段昌隆、杨明湖、杨燕声、郝致京、王楠、王卫萍和郭春珉。

 

祭奠仪式十点左右开始,由八九六四遇难者王楠的母亲张先玲主持。六四难属群体负责人、遇难者杨明湖的妻子尤维洁宣读祭文。

6月5日,我通过越洋电话请张先玲女士谈谈祭奠的情况。但是电话的信号不太好。

张先玲:对。我也听着你的声音不太好。 我只能简单讲一讲。

主持人:丁老师回北京了吗?
张先玲:还没有。

主持人:万安公墓的祭奠情况怎么样?
张先玲:祭奠情况还比较好。今年看来整个六四的压制监视我们、打压我们的活动,各方面情况是力度很大的。在这一段很大的力度打压之下,我感觉昨天的祭奠算是最好的一天。跟去年还是一样,他们去了很多人,但是并没有干扰我们的祭奠。

再一个,也有微小的变化。一个是今年送我们去的车全部都用的是普通车,没有用警车。再一个就是在去之前曾经问过我们你们年纪都很大,是不是需要一 点保健的措施?我说不需要吧。但是我们去了之后,看到(墓园)院子里停着一辆救护车,恐怕是年纪大的人有什么身体不舒服可以处理。

主持人:难属昨天坐的车是坐一辆车还是几辆车去的?
张先玲:是几辆车。大家都从各自的家里出发。他们是每个地方派一辆或者几辆,他们开车。也有自己开车跟在后面一起走的。天安门母亲都不允许,其他的旁系亲属,或是兄弟姐妹的,允许他们自己开车,我看的情况是这样。我们是一起祭奠的。

他们去了很多便衣,照相的、录像的、录音的很多可是没有干扰。

*万安公墓祭奠程序与便衣监控概况,难属黄金平被旅游无法参加祭奠*

主持人:祭奠的程序您能扼要说一下吗?
张先玲:可以。我们每次的祭奠程序基本上都相同。开始就是读祭文,之后默哀、三鞠躬致敬,然后各家给遇难亲人奠酒。今年因为是25周年,所以我们大家还给所有的死难者奠酒,愿他们灵魂安息。最后大家一起谈一谈,交流一下,就结束了。各人就回家了,坐他们的车回去。

主持人:参加的大概有多少人?
张先玲:大概有十几个人。一共只有4家人去了。因为我们8家人里有一家人是从来不去的。再有一家人是在外地。还有一家人是他父母今年都病了,母亲腿不能走路了,父亲住院了,因此也不可能过来。还有一个人,就是黄金平被旅游了。所以也就只剩下四家人(来)了。

主持人:黄金平现在回来了吗?
张先玲:今天回来了。

主持人:今天在万安公墓监控难属的这些人中有多少穿警服的,或者没穿警服的?
张先玲:在墓地里没有穿警服的,全部是便衣,送我们的人也全部都是便衣。

只是在墓地的外边、门口站岗有穿警服的,也有警车。他们是执勤的,是拦记者的。他们主要是防记者嘛。所以,大门都是不开的,我们是从边门开车进去的,送我们的人全部是便服。墓地上的人也全部是便服。

主持人:很容易识别穿便服的人他们是警察吗?
张先玲:很容易识别,因为不是(遇难者)家属嘛,我们家属也就那么十几个人,大家都认识的。他们不跟我们接近,也不跟我们说话,在外围站着,有的在各个 路口站着,有的在墓地中间走来走去。很多都拿着照相机、摄像机、录音机呀在那里。我们祭奠的时候也有十几个人站在我们的后边、周围

主持人:您所能看见的他们人数大约有多少人?
张先玲:我估计有五、六十人。

主持人:距离难属们最近的时候有多近?
张先玲:最近的也就是一米,一、两米。我们有些难属站在外边说话聊天,他们也就混杂和我们在一起。我们祭奠的时候他们离我们有一、两米吧。

主持人:那实际上等于全程都有一些远的也有一些近的在你们中间,是吗?
张先玲:对。从前那些便衣躲躲闪闪的,我们要照相他们赶紧把头别过去,现在好像比较坦然,你照相他也不怕,也不躲我们了。
我给你拿一下祭文,我读一下,不太长
(张先玲女士读)

*张先玲:25年来当局对难属从蛮横违法变成和谐违法,根本上没什么变化*

主持人:今年6月4日,安葬在万安公墓之外的遇难者的家属用什么方式祭奠?有没有出门到墓地?您知道的有哪些情况?
张先玲:我现在跟他们没有联系过,据我知道的徐珏(遇难者吴向东的母亲)可能会上墓地去的。要是去墓地,肯定要坐他们(警方)的车。别的人像尹敏,她儿子(遇难者叶伟航)的骨灰在家里,所以她基本上都是在家里纪念,一般

在家里祭奠的可能他们(警方)就不管了。我还没听到有阻拦的事情。

主持人:六四距今天,您觉得这四分之一个世纪到如今,中共当局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对待难属的态度,还有就是距离难属的要求在这些方面,您个人感觉有没有变化,有没有进展?
张先玲:我认为这25年来,反反复复的,根本上的东西没有什么改变。他们对我们的监视等等这种违法违纪的事情还是没有改变的。但只是由原来的粗暴蛮横违法,变成现在的和谐违法,态度也好得多,也谦和得多。有些事情能跟我们沟通一下,这种比过去好。

*张先玲:我们的要求诚恳明白,25年来当局的态度距难属实质性要求没有进展*

主持人:那么,距离难属们提出的实质性的要求,您觉得25年来有没有什么进展?
张先玲:没有。

主持人:难属们在这次的纪念和反思中有没有谈到说下一步有没有什么新的想法?或者说为了达成难属们实质性的要求、能够得到当局有关方面的回应,你们有什么新的想法吗?
张先玲:其实,我们该说的都说了,该讲的都讲了。什么样的要求、什么样的方式、从什么样的途径开始我们都讲得很诚恳,也很明白。应该说,这就在于他们当局他们怎样处理这个问题了。现在看来还没有什么更进一步改变的迹象。

*黄金平:被旅游去云南,5日回京给张先玲打电话,才知被骗*

接下来我打电话给在八九六四25周年纪念日之前6天被警方带去旅游的北京六四难属黄金平。她的先生杨燕声在八九六四屠杀中遇难,当时30岁。

我问黄金平女士现在是不是已经回到北京?
黄金平:回来了。

主持人:您能讲讲是怎么被旅游的吗?
黄金平:我们片的那警察他跟我说出去,然后说今年反正在北京肯定不会让你们一起祭奠的。我说为什么呀?他说很难,然后就说反正就是上边的意思马上。我们就要这样安排,你理解我们的工作。

然后我就跟张(先玲)老师通了个电话。我说可能不会让咱们在一起,我们这儿的警察跟我说了。反正他六四不让,他们不是到6月7日、8日吗,等他们撤了以后咱们再继续。

因为我(住的)这个地方是双警双安24小时(监视),从5月就开始了。

后来,我们这儿的警察说去云南,两个人跟着我,一个是我们这儿派出所管我的管片警察,另外又带了一个女的,加上我三个人,去云南旅行,(他们)就是说今年比较严重,怕如果出问题,我们都得脱衣服(警服),干不下去了。

说实话,我是这么想的他们也是老百姓,我也不想太为难他们,反正去几天就回来了。后来我才知道到6月5日才能回来,今天才回来的。

*黄金平:6月3日夜里睡不着觉,难过得走出住处,警察追出来*

主持人:您是几号离开家、离开北京去的昆明?
黄金平:是29日早晨。前天3日夜里,我在昆明。我根本就睡不着觉,我也确实是比较难受。然后我起来,是夜里三点多(已是6月4日),我就出来了,后来他们就追出来了,说你别走,你千万别走,你要走了我们真的就不好办了。(他们)怕我自己跑。
今天才回来,回来后(片警)就跟我说没事了。我说那我解放了,对吗?他说是。然后我就给张老师打电话。

她把情况跟我说了一下,我很生气。她说你太嫩了,被他们骗了。我说因为他跟我说今年祭奠不了,很多问题,我也没想那么多。张老师说,也是让 她去旅游,她说我不去,我也走不了。我身体不好,我死都不怕,我要是出点问题,你们来照顾王老师(张先玲的先生王范地),对不对?

我说我以后就知道怎么办了,我这是第一次嘛。

我和张老师也分析了一下情况。可能是因为我在这(难属群体)里最年轻,反正他们每次都是对我比较凶。前年把我给弄到车上,因为他们对老人不好办。今年就用了(被旅游)这个事。我在难属里岁数算比较小,当时我的孩子也是最小的才一岁多。明天我肯定去祭奠。

*黄金平:六四25周年祭奠亲人被迫推迟到6月6日,亲人不安息我们心不安*

北京时间6月6日晚上,我再次打电话给黄金平女士。

主持人:金平,请讲一下今天祭奠的情况可以吗?
黄金平:可以。我今天去了,很顺利。我就自己去的,祭奠完了就自己回来了,没有任何干扰。

主持人:以往也有这种情况,被迫推迟(祭奠),您怎么看这样的一种处境?
黄金平:他们为了维安也好,维稳也好,就是控制你(不要)发出一些正义的呼声。他们认为这样可以保持维稳维安。

你阻止不阻止,我们内心时时刻刻、每分每秒都在思念我们的亲人,这个事情肯定过不去。你现在在六四的时候阻止我们在一起祭奠,用你现有的权力来压制我们。我们的亲人不会安息,我们自己的心里也不会安静。我们肯定是要坚持做下去的。

 

* 黄金平:心在流泪流血痛苦挣扎。当局好像很紧张,应该面对来解决问题*

黄金平:你这样就可以做到你这个国家社会上就维安、维稳了吗?从我们内心讲,我们就没有愤怒了吗?就没有痛了吗?就会忘掉这件事情吗?不可能的事情啊!
我们在这个环境中真的很无奈。自己心里就在流血、流泪,在痛苦的挣扎。
我就觉得好像今年他们很怕,给人的感觉非常紧张,好像潜在着很大危机的那种感觉。我说如果你们觉得这件事情确实是个问题,那你们应该面对来解决这个问题。

*全美学自联在中国驻美使馆前举行一年一度六四烛光纪念会。为遇难者默哀*

 

5月31日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中国驻美大使馆前由全美学自联主办六四大屠杀25周年烛光纪念晚会,各界人士一百多人参加。以下请听烛光纪念晚会现场录音片段。

主持者周健:全美学自联纪念六四天安门大屠杀25周年晚会现在开始。我叫周健,是全美学自联现任理事,是今天晚会的主持人。现在请全体肃立,为六四大屠杀受难者默哀一分钟。

*全美学自联理事会主席黄慈萍致开幕词*

默哀一分钟之后。

主持者周健:默哀毕。下面请全美学自联理事会主席黄慈萍致开幕词。

(现场录音,英语致辞)

黄慈萍女士提供的中文稿

 

亲爱的朋友们,

非常感谢您们参加今天的由全美学自联主办的六四大屠杀25周年纪念会。六四是成千上万的要求民主和人权的中国同胞以生命和鲜血标志的、一个非常令人悲伤的日子。1989年那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被野蛮的共产政权镇压了。多年来,中国似乎没有了希望。

 

那是我在15年前、六四大屠杀10周年时的想法。当时,我担任全美学自联主席,也在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前的六四大屠杀10周年纪念会上做了开场白。我当时很悲伤,呜咽难语。那天我没谈的是绝望感--我感到中国一片黑暗,前途渺茫,没有光亮,没有希望。

我觉得我当时的心态与许多人,包括全美学自联的朋友类似。试想25年前的中国,曾有过那么多的青年学生和市民发出如此强烈的要求人权与民主的呼声。然而, 他们的许多人却太天真了。他们没有想到对这些民主与反腐败的正义呼声的回应是坦克车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机关枪声!因为接受了中共的教育宣传,人们误以为中 共政权的人民政府会为人民,人民解放军也会站在人民的一边,而不会射杀人民!

虽然1989年的民主运动被镇压了,但向往自由和人权之心无法阻止。这些年来,人们继续抗拒暴政,进一步地了解了中共迫害人民的本质。看看我们今天在这里揭幕的勇气雕塑,它不仅仅勾起我们对1989年那位只身挡坦克的勇士的记忆,它也显示了我们中国人民的勇敢!

如今,中国的政治镇压是如此严重,连六四这么简单的两个字都被禁止--中共政权下足了功夫来阻止孩子们了解那血流成河的六四大屠杀!然而,一个独裁政 权也许能够暂时地隐藏真象,却不能永远地隐藏真象。它也许能一时欺骗中国人民并予他们以假象和幻想,但人民是不会永远地被愚弄的。

为什么我今天的感受与15年前完全不同?那是因为六四死难者的鲜血和生命唤醒了中国人民,使他们认识到共产政权的本质。这使得我对中国的未来越来越有信 心。这个六四屠杀之血的教训开始成熟,开始结果。尽管1989年以来尤其是近年来,中共的镇压愈演愈烈,我们却看到了人们的良知和对一个正义社会的渴望正 日渐觉醒和成熟,特别是在反腐败和维权运动方面。当中国人认识了中共政权狼的本性,他们就会拒绝成为1989年任宰的羔羊。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自由、 民主、人权和平等的目标。他们抗拒迫害。他们反对镇压。如今,共产政权花的维稳经费比国防开支还大。如果不改变成人民主导的民主制度,中共的镇压就会 象用纸来包火--镇压之纸用得越多,来日之火就会爆发得越凶猛。这希望之火将烧毁独裁政权,为中国的自由和民主之未来带来希望的光芒!

在过去的25年中,每年全美学自联的成员和朋友都会举行一年一度的六四大屠杀纪念活动。这不仅仅是为了纪念过去,也是为了建立一个能保障自由、民主、人 权、平等和法治的美好中国的未来。我们都知道,为了我们自己,为了六四大屠杀的受害者及家庭,为了那些受迫害者,为了所有的中国同胞,我们有责任不忘历 史,保存希望之火种,并寻求正义。

是的,我们应承担这些责任。在这里,我很高兴地看到我们学自联的成员和朋友在此承担这些责任--这是我们对社会的责任,我们对自己的责任,我们对子孙后代 的责任。我们必须说出历史的真相,我们必须保持民主的梦想,我们必须坚持人权的理念,我们必须坚定地要求为六四大屠杀的被害者和家庭伸张正义,直到中国自 由和民主的那一天!

我谨此再次感谢大家今天的参与和支持。加入我们的行列,支持六四大屠杀的受害者及家庭,是我们坚守良知、尊重真相的方式。除了今晚的嘉宾,我还要特别感谢 我们全美学自联来自美国其它很远地方的成员来参加今天的活动,包括洛杉矶、旧金山、小石城、亚特兰大、夏洛特、明尼阿波利斯、芝加哥、辛辛那提、特拉华州 等地的朋友。感谢大家反抗极权政权的勇气和对中国自由民主的贡献。让我们共同努力,推动和促进中国的进步!

*魏京生为勇气雕像揭幕,并作介绍发言*

 

主持者周健:今天我们有一个非常特别的礼物,是一个叫作勇气的雕像。我们现在请魏京生先生来给我们揭幕,并介绍这个雕像的情况。

魏京生:这个雕像是美国一个著名的雕塑家雕塑的一个大型群雕像(里的),后来黄慈萍跟他联系上以后,他非常高兴,把原始的小样送给我们了。因为他们美国人 也都是非常关心、非常支持中国的民主。这个塑像叫勇气,他的原型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那个1989年在那儿挡坦克的那个年轻人。所以他把塑像起名叫勇 气。

*魏京生:1989年中国人的勇气爆发出来,只身挡坦克是成千上万死伤者的代表*

 

魏京生:实际上全世界人民都看到,咱们中国人不是一个懦弱的民族。现在很多知识分子说,中国人没出息, 六四都这么多年了,你看共产党并没有垮台。

这不能说中国人民没出息,也不能说咱们中国人没有勇气。1989年的时候中国人的勇气爆发出来,你看这年轻人就做出在全世界都是很少见的这种举动赤手空拳,他去阻挡坦克,那说实话就是要用自己的生命,自己的鲜血来为中国争取一个好的前途。

他是当时在中国成千上万死伤者的代表。这个形象就是咱们中国人的一个代表。

*魏京生:随时准备拿出勇气,只要时机到来,我们大家要把专制政权推翻*

 

另外,我觉得这个塑像还有一个意义,就是要鼓励我们中国人,随时准备拿出我们的勇气,只要时机到来,我们大家就要把这个专制政权推翻。

共产党非常明白这一点,他们毫不怀疑。虽然有些人、有些知识精英在那里说没有信心啊什么的,但是共产党他们非常清楚,老百姓随时都可以把他们推 翻,随时都想着要把他们推翻,而且这样的中国人越来越多。所以共产党非常紧张。今年为了防堵六四这个阶段,不但有平常那个措施,而且动员了几十万人在 北京,到处严防。他为什么那么害怕?害怕的是我们背后所代表的老百姓。

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甚至很多上层的人、很多有钱的人都已经看透了,认为中国如果不民主,那就走不下去了,就要崩溃了。

咱们不能松劲,咱们还得继续努力。只要条件许可,咱们力所能及的要多为国内的朋友多做一些事。最终推翻专制政权的当然就是中国的老百姓。

谢谢大家!(掌声)

*陆文禾:介绍六四难属群体负责人尤维洁录音讲话背景*

 

主持者周健:下面有我们收到了天安门母亲的录音讲话,有请全美学自联的陆文禾博士来给大家介绍这个情况。

陆文禾(讲话选段):我们全美学自联从1989年以后每年举行纪念活动的时候,都收到北京难属代表丁子霖老师给我们的信和录音讲话。

今年的情况跟往年是不一样的。今年换了一个人,就是尤维洁女士,这是难属从天安门母亲手中把操作的能力从天安门母亲转到天安门的妻子。在这个关节点的时候,中国政府对天安门母亲整个群体进行了前所未有的迫害。因此,今天晚上播送的这个讲话非常珍贵。

*尤维洁:致全美学自联主办的六四25周年纪念会参加者的录音讲话*

 

尤维洁:全美学自联的朋友们!所有前来参加六四25周年纪念大会的朋友们!首先,我要把难属的情况向大家通报一下。

今年,我们难属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在京的难属在四月份就被监控起来。丁子霖夫妇被软禁在无锡不能回到北京,这也是她25年中第一次不能在家中为他们死去的儿子6月2日的生日和忌日祭奠儿子的亡灵。
对于这种非人道的做法,无疑是在他们无法愈合的伤口上撒盐。让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悲痛,原本在今年全美学自联举办的六四25周年纪念大会上应该是母亲丁子霖代表我们难属群体向大会作发言。但是由于情况的特殊,她不能够再作发言。

于是,陆文禾博士找到我,为了对所有参加纪念大会的朋友们尊重,作为天安门母亲群体应当有人出来发言。

我想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尤维洁,也许你们通过网络、媒体知道了我,也许你们对我很陌生。我是天安门母亲群体中的成员,是一位妻子,我的先生杨明湖死于25年前六四惨案中。我现在是以妻子为主的服务团队小组成员之一。

震惊中外的八九年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在中国的大地上人们依然不能公开的就六四惨案对中国的影响发表任何言论,公开的祭奠死去的亡灵。

在这漫长的25年岁月中,天安门母亲群体以丁子霖为首的母亲们不畏强权,勇敢地站在前面,代表我们这些遇难者的亲属向中国政府提出我们的诉求,严正地 要求政府就六四惨案对我们遇难者亲属就每一位遇难者进行个案交代。要求公布六四真相,追究屠城者的法律责任,对我们每一个遇难者的亲属进行国家赔 偿。

我们要求是正当的,我们所做的事是正义的,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因为八九年六四大屠杀不仅仅是难属心中的伤痛,也是高度集权专制的制度带给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剧。

我想,天安门母亲群体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和平理性的希望通过法制的轨道,解决六四问题,还死去的亡灵们一个公道,让我们所有难属能够有尊严地活下去。我们今天受到的所有的打压,都不算什么。

历史是公正的,时光如梭。25年过去了,母亲们由当年的中年人步入了老年。很多人年老体衰,在我们的难属中,已经有36位相继离世。他们带着遗憾离开了我们,他们没能看到自己的儿女和亲人的沉冤被昭雪的那一天到来。

为了让母亲们能够和我们并肩相守的时间更长一些,作为我们妻子们在这个时候应当责无旁贷地站出来替母亲分担一些难属的事情。承前启后,薪火相传。

我们知道,在我们面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知道会遇到什么艰难险阻。但我们坚信,我们每一位天安门母亲成员,都会和我们一样,坚定不移地继续走下去。只要生命还在,永不退缩,永不放弃。

在此,我要感谢全美学自联对我们一如既往的支持。

今年陆文禾博士曾多次打电话给我,向我转达了全美学自联理事会对我们的天安门母亲群体过渡性调整的支持,明确表示,只要天安门母亲群体存在一天,全美学自联全体成员就会支持我们一天。这样的表态,对于我、服务团队小组成员来说,感到莫大的鼓舞。

你们和我们虽远隔万里,但是我们要求重新评价六四的决心是一致的。制止杀戮,鼓励尊重生命,热爱和平,每一个人都可以自由、平等地生活在自己的家园中,这样的理念是具有现代文明人的理念。中国的社会只有采用现代文明的

理念治国,中国的未来才会有希望。

天安门母亲成员尤维洁,2014年5月28日

(尤维洁讲话录音全文到此。掌声)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