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凶残掩饰怯懦 - 评中共判处魏京生

 

于大海

 

 

十二月十三日,中共当局判处魏京生十四年徒刑。罪名是什么呢?据新华社说,

魏京生策划并制定了行动计划,包括建立金融机构筹集经费,以便从资金方面

支持民运活动,买下几家报纸,开办组织文化活动的公司,组织一些非政府的画

展、演出、出版等活动,以建立宣传联络和活动阵地等,图谋掀起足以动摇现政

权的风波。魏京生还积极秘密串联境内外某些人,研究所谓斗争策略,策划

将非法组织势力联合起来魏京生还通过非法渠道在境外发表了大量攻击中国政

府,诬蔑、诋毁社会主义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及鼓吹西藏独立的文章按中

共的说法,他因此犯了阴谋颠覆政府罪。

这真是欲加至罪,何患无词!魏京生没有从事或鼓吹任何暴力行动,怎么会

有颠覆罪?中共提到的活动都在公民的基本权利之内,是连中共自己定的法律

都允许的。从资金方面支持民运活动违了什么法?难道民主是万恶之源、推动

民主化就该受牢狱之苦?组织一些非政府的画展、演出、出版等活动又怎么样

?除了在最独裁地区,世界上哪个国家会把画展、演出、出版当成政府的专利?

掀起足以动摇现政权的风波真是那么可怕吗?在民主社会里,司空见惯的选举活

动都是这样的风波。秘密串联也不行?难道人们写信、打电话、会朋友都要向

当局汇报?法西斯、克格勃也还没有这样要求。至于将政治反对派打成非法组织

以及现在使用非法组织的概念给魏京生定罪,那是不折不扣的政治迫害。而

在海外发表言论,不过是在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江泽民可以跑到国外来品东论西

,魏京生却不能把文章送到国外发表,这岂不正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中共的做法,使我又想起两年前美国体育界发生的一件事。一个叫哈丁的滑冰运

动员担心在奥运会上竞争失利,于是,她的几个帮手就寻机将一个主要竞争对手打

伤,以使她无法参加竞赛。此事败露後,哈丁和她的帮手们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将两件事比比,可看出中共对魏京生的处置要更为无理与可耻。魏京生并没有条

件直接和中共竞争,他只不过是主张实行民主、或曰主张在政治领域引入竞争机制

而已。中共对这样一个尚不是竞争对手的人都不肯放过,其凶狠程度哪里是哈丁一

伙人可以比的?而且,哈丁他们还知道伤害竞争对手是耻辱的,所以要偷着干。而

中共在迫害魏京生时,却是明火执仗。

在政治领域引入竞争机制,正是今日中国之亟需。中共曾把市场经济描绘成洪水

猛兽,到处割资本主义尾巴,结果搞得饿殍遍野,民不聊生。实行改革後人们发现

,资本主义或曰市场经济其实是个好东西,而象四人帮之流那样鼓吹宁要社

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才是荒谬绝伦的。市场经济意味着竞争。有了竞

争,厂家商贩必须尽力去满足民众的需要和爱好,结果经济就发展了,老百姓也得

到了实惠。在政治领域,道理是一样的。民主政治意味着竞争。有了竞争,为政者

不得不尊重民意,到头来政治就会清明起来,受益的也是众多百姓。说民主化会导

致天下大乱,正和说复辟资本主义会使千百万人头落地一样,都是胡乱编造出

来的奇谈怪论。中共不喜欢民主,这好理解。有哪个商人喜欢竞争对手?但对广大

民众来说,引入政治领域的竞争可收渔人之利,又何乐而不为!

许多人想通了这些浅显的道理,发出了民主的呼声。但中共历来是武化团体

。说教、欺骗一不灵验,中共便会大打出手。八九年的屠杀是这样,今天重判魏京

生也是这样。中共发现,现在又需要震吓一下想发出呐喊声的有识之士了。这次重

叛魏京生等于是明确宣布,自筹资金办文化事业、组织非政府的画展、演出、出版

、与国内外的敏感人物联系以及将文章送到海外发表等,均可算是颠覆行为。这样

,就在政治生活中重新划定了诸多禁区。中共这样做貌似强硬,其实却表现出了怯

懦,说明它对政治上的公平竞争充满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