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定人权不放松 魏京生在巴黎特写

 

 

(法国)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三日,是法国十九世纪作家左拉致法国总统弗赫的公开信

《我控诉》发表一百周年纪念日。在这封信中,左拉以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和勇气

,为被莫须有的间谍罪而判重刑的犹太裔军官德雷弗斯上尉辩护,控诉政府有

关当局在这一事件中制造的阴谋。《我控诉》的刊出,在法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奠定了法国知识分子独立群体的批判精神,捍卫了天赋人权,神圣不可侵犯。一个

世纪後的今天,在法国人权纪念日里,被莫须有的叛国罪而判重刑,入狱十八

年後又被中共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驱逐出国的中国著名异议人士魏京生首次踏上

了法兰西自由土地。

 

欢迎你,魏京生!

 

巴黎北方火车站欧洲之星出口处,聚集着众多的欢迎人群。其中有中国

人、法国人、西藏人、德国人;有学生、工人、教师、教授、记者、艺术家、失业

者。他们中许多人曾长年为魏京生的命运呼吁和抗争。今天,他们将向这位民主斗

士表达由衷的敬意。中午一时许,从伦敦开来的火车徐徐进站了。魏京生手持中华

人民共和国护照走下火车,法国海关警察在他的护照上盖上入境章後,等候的人群

将魏京生围了起来。

陪同魏京生的侯芷明女士,看上去神采焕发。作为魏京生民主墙时代的

法国朋友,她与魏京生结下了永远的友谊。近二十年来,她一直在国际社会为魏京

生获得自由而四处奔走,并为魏京生争取诺贝尔和平奖作出了很大的努力。魏京生

到美国不久,她又积极筹备和安排了这次魏京生到法国的访问。此时此刻,魏京生

终於来到了关心他的朋友们中间,她激动的心情难以平静。

魏京生"民主墙"时的另一位法国朋友白天祥先生和他的中国妻子李爽女士,

带着他们的两个儿子一同向魏京生献上了鲜花。白天祥当年曾是法国驻北京大使馆

的工作人员,由於与魏京生关系密切和带出刘青的监狱手迹而被中共当局驱逐出境

。当时活跃在星星画展的李爽,因为与白天祥之间的恋爱关系,便成了当然的替

罪羊,没经任何审判就被以刑事罪判处两年徒刑。这一历史事件,使他们与魏京

生结下了不解之缘。

八九中国流亡者来了。八年多的颠沛流离,自然无法与魏京生十八年的

铁窗生涯相提并论。但是他们对人权、民主的体验与向往,却与魏京生息息相通。

 

法国无疆界记者协会的朋友来了。多年来,他们及时地向国际社会传播中国

异议人士的活动信息,不断向在危难中的民运人士伸出了援手。

人群中,由温州人组成的欢迎队伍格外醒目。他们举着鲜花和标语,怀着不

同的愿望,希望魏京生的到来,能为他们解决困境助一臂之力。

法国各大媒体的记者来了。他们中的很多人,曾是八九"六四"後海外民运和

民运精英轰动效应的参与者和制造者。今天,在经过了长期的沉寂之後,他们又将

焦距对准了魏京生。

魏京生穿过人群与大家一一握手,并接受了西藏流亡者献给他的哈达。

 

控诉法国政府

 

魏京生是应法国国民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贾克朗和国际大赦组织的邀请

,经由英国前来法国访问的。此行目的,在於敦促欧洲国家对中国人权施加压力,

为三月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交谴责中国人权记录报告做准备。由於去年法

国在这一问题上改变了一惯的立场,放弃谴责中国人权,因此使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对中国的人权议案泡了汤。魏京生了解到欧洲政府将於一、二月份决定自己在联合

国人权委员会上的政策,所以突然决定前来欧洲,想一切办法对法国政府施加压力

下午三时,魏京生在巴黎新闻俱乐部记者招待会上发表讲演,并接受法国各

新闻媒体的提问。魏京生出语惊人,直言批评法国政府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的软弱,

批评法国总统希哈克。据记者观察,选择左拉《我控诉》的人权纪念日和这种方式

,似乎是魏京生有意为之。在魏京生抵达巴黎的头一天,他就写了一篇文章,通过

朋友翻译发表在同日的法国《解放报》上,被看作是他的控诉。但出乎人们意

料,魏京生控诉的不是中国政府,而是法国政府。

侯芷明女士告诉记者:魏京生是一个很有策略的政治家,他知道控诉中国政

府在法国不会起很大的作用,要是控诉法国政府,在法国就会引起注意。这说明他

的思考力很强,而且反应很快。他那样直率,那样直接,所以引起新闻媒体的兴趣

。魏京生的激将法一炮打响,为他一周的访问定下了基调。

 

咬定人权不放松

 

一月十四日上午,法国国民议会议长法毕士和国民议会外交委员会主席贾克

朗,以政要规格展开红地毯接待了魏京生,宾主进行了十五分钟的交谈。听到魏京

生对法国政府的相关批评,法毕士说:我们在这里接待您,就是对中国人权和民主

的支持。接着,法毕士、贾克陪同魏京生到国民议会悬挂的左拉《我控诉》的宣言

前,对魏京生说:我们纪念这篇人权宣言,说明我们的人权观念是连续性的,它是

人类的普遍价值。

十点十五分,魏京生在贾克朗的陪同下进入国民议会会议厅,并与坐在听众

席前排的法国左右派政要握手致意。

在简短的演说中,魏京生以纪念左拉的人权宣言为话题,强调指出:左拉留

给我们的人权精神是什么?就是人的基本权利应该属於每一个人,而不是一部分人

。人权是人类共同的事业。

在回答议员们提出的问题时,魏京生再次敦促法国政府坚定立场,顾及中国

的人权状况,继续对中国人权施加压力。

在座的包括法国前总理於贝在内的法国政要,他们都是法国政坛上叱姹风云

的老将。他们知道,此时此刻,法国左右派政府正在为全国性的失业者抗议游行大

伤脑筋,社会党籍总理诺斯班更是焦头烂额,面临上任以来的最大考验。也许有人

会问,在这种自顾不暇的情况下,他们能够做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魏京生的人权攻势和媒体压力,一月十五日法国外交部合作事务

部次长若斯兰接见了魏京生。这位同时负责人权工作的次部长,向魏京生表示法国

政府会在人权方面有一个负责任的态度。会见结束後,若斯兰向记者透露:法国希

望以和平手段向中国施加压力,并保留选择最合适方式的权利。据悉,列席的

还有诺斯班总理的外交顾问,他表示将向诺斯班汇报会谈内容。

显然,法国政府的现行政策与理念之间的矛盾,使他们处境尴尬。一方面他

们要对抗美国,发展与中国刚刚建立的战略伙伴关系,一方面他们又不能对魏京生

和中国人权状况无动於衷。怎样才能不失尊严地坚持人权理念,同时保留与中国的

平等对话关系,并保证今年五月诺斯班访问中国的顺利进行?魏京生的到来,将这

一难题摆在了桌面上。

 

圣罗兰总裁赞助魏京生基金会

 

公开活动之外,还有一些半公开或不公开的活动。外交部和国务院的一些政

要和魏京生在这些部门的朋友们,也以个人身份热情招待魏京生。

法国圣罗兰时装公司总裁贝吉 (Pierre Berger ) 在该公司总部会见了魏京

生。贝吉对魏京生表示敬 佩,希望为他提供生活所需,并特别赞助魏京生在美国筹

设的基金会。

自八九年以来,贝吉就是巴黎民运组织的最热情支持者。他这样做,有没有

考虑到他在中国的市场可能会受到影响呢?陪同会见的侯芷明女士回答说:我想贝

吉可能会考虑到这个问题,但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他过去跟密特朗总统保持很密

切的关系,密特朗就一直考虑得很远。在瓦文萨、曼德拉、哈威尔等人没有得到权

力之前,贝吉就跟他们一直有很好的关系,我想这是他的一个传统。

除此之外,魏京生还接触了法国工会。据说在今年六月举行的国际自由工会

联盟大会上,将有几个大工会提议接受中国官方工会参加这一工会联盟,遭到法国

几个工会的反对。魏京生与包括法国工人力量工会在内的几个工会见面,表示对他

们的支持和感谢。理由在於,中国工会根本不是一个自由工会,而在中国活动的真

正的自由工会都受当局镇压。魏京生认为,如果接受中国工会进入国际自由工会,

将来自由工会的前途就有危险,工会的性质也就改变了。

 

基层选举是假的

 

在为期一周的访问中,魏京生还多次与华人社团接触,并在法国高等社会科

学院和巴黎华侨文教中心演讲,宣扬人权理念,希望华人社会团结起来,以各自不

同的方式为中国实现民主作出努力。

有记者问到大陆的基层选举情况,魏京生认为那完全是假的。他说:共产党

排演出这些东西来是为了欺骗西方舆论,当然那时候嚷嚷过一阵,要搞民主选举,

很多人以为真的要搞民主了,所以真的去投票选举,提出自己的候选人。结果共产

党用很简单的一种方法,就是选的那个人,如果不符合共产党上级部门的要求,上

级领导就取消这次选举,重新选举。如果选出来的还不符合他的要求,就再次取消

,再重选。什么时候选出共产党要求选的那个人了,什么时候的选举就有效。

那么民工潮是不是经济改革的後果呢?魏京生认为,农民之所以要进城,是

农村经济没有发展。改革开放以来,绝大部分农村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过去

农村情况也差,为什么农民没出来?因为第一,他们过去不了解外边的世界,现在

信息量多了,而且他们发现城市的发展很快。既然都在一个国家里,你们都发展起

来了,经济收入增长了,那我们农村人为什么就不能沾点光呢?第二,共产党的控

制力迅速下降了,过去农民也想进城,但是控制得很死,实际上共产党的制度就是

一种农奴制,他把所有人的人身自由都给取消了,不能随便走动。现在失控了,所

以大量的农民涌进城市。魏京生接着说:警察的一个经常性工作就是定期把外地打

工的抓起来,驱逐出去。我在电视上看到,前几年深圳最大的一次驱赶行动,一次

就驱赶了八十万民工,把整个一片民工的棚屋区全部用推土机铲掉了。

魏京生进而指出:现在恰恰是这些最没有权利的人,他们组织工会的积极性

最高。他们搞了很多独立工会,官方工会不承认他们。我知道在北京的独立工会,

好象是以安徽保姆为主,他们的工会经常举行罢工,谁都拿他们没有办法。他们不

受官方工会控制,共产党也没有在他们当中建立组织,他们反倒比较自由。最近几

年共产党开始加强这方面的工作,用各种方式来控制这些民工。我觉得城市工人和

民工,如果他们组织独立工会的话,他们就会很自然地在一起。

 

中国人多不支持魏京生?

 

魏京生的法国之行就要结束了,但他燃起的热情和喧嚣则刚刚开始。谁都不

会忘记,八九民运後,海外民运组织民阵在巴黎的成立,在国际社会、特别是

在关心中国民主事业的法国人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是,短暂的辉煌之後,由於

民运内部的内斗和分裂,财务上的模糊不清,以及不知民主为何物的"职业障碍"

表现出的种种没有文化伦理的政治行为,终使民运一蹶不振,在华人和留学生之间

造成鸿沟。作为海外民运的重灾区,魏京生的访问能引起如此多的关注,对组

织者来说,实在是值得欣慰的。对更多的参与者来说,又岂不是一种振奋?!

对此,侯芷明女士另有感慨。她说:我几乎从来没遇到过一个不对魏京生表

示百分之百尊重的法国人,中国人我也遇到了很多,但对魏京生进行批评的中国人

是大多数。我在这方面跟魏京生的观点是不一致的,他以为支持他的中国人是大多

数,我觉得不一定。

侯芷明分析个中原因说:第一,普通老百姓长期受共产党的宣传,说魏京生是卖国

贼。现在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思潮很强,所以人家有时会相信这种宣传,认为卖国

贼就是最糟糕的犯罪分子。他们对一个卖国贼有这样的感觉,我可以理解,但实际

上魏京生不是一个卖国贼。 第二,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很多中国人知道中

国大乱是什么乱,他们认为魏京生想改变制度,会引起政府和国家的大乱,所以他

们就怕。很多中国人,我不能说大多数,但是我遇到过很多中国人,国内和国外的

中国人都对我说过:我最恨的人,就是魏京生这种人。这些人的思想状态,我想与

他们在 "文革"中遭受太大的打击有很直接的关系。

第三,替共产党说话的人,或者说收到共产党好处的人。他们当然不得不批

评魏京生。除了这些之外,还有民运领袖。我发现很多民运领袖不太理解民主是什

么。民主就是有一个人来领导,别人不一定服从他的命令,但是起码表示团结。比

如法国百分之五十一的法国人对希哈克投赞成票,说明百分之四十九的人没有投希

哈克的票。如果说这百分之四十九的人天天批评希哈克,表示不服从他的意见等等

,哪有民主?希哈克当选总统之後,我们就接受,包括没有给他投票的人。民主的

过程是一个很长期的过程,中国人包括民运领袖,还没有深刻理解这个最基本的道

理。我想他们不太喜欢魏京生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不愿意服从别人的命令。在这

方面我认为他们有一个最大的错误,因为魏京生根本不想对任何人下什么命令。

侯芷明女士为魏京生争取诺贝尔奖做了很多工作,但是至今还没有得到诺贝

尔奖。对此侯芷明坦然地说:我对达赖喇嘛有很高的敬意,达赖喇嘛的朋友向诺贝

尔和平奖委员会提达赖喇嘛的名字提了十八年,我认为魏京生到现在才等了四年,

时间不长。

 

民运应该有是非感

 

民阵法国分部主席蔡崇国,参与接待了魏京生在法国的活动。与魏京生接触

後,消除了他原先的担忧,认为实际情况出乎意料的好。蔡崇国说:我在巴黎

曾经接待过很多名人,但是这一次感觉不一般,不仅因为魏京生是一个名人,住了

十八年监狱。而是魏京生本人和他的信仰,他的直率,是非感非常鲜明,有北方汉

子的豪爽。我学了很多东西。

蔡崇国认为,魏京生的访问,对关心中国的法国人,对关心中国民运的人,

对一直参与民运、最近几年有些失望的人来说,都是种非常大的冲击和鼓舞。这种

鼓舞不是一时的东西,而会留下一种很长远的效果。海外民运有魏京生的参与并起

主导作用,在国际社会,在华人社会都会产生一种相当长的震撼作用。因为一种政

治运动,如果离开了社会对你的兴趣,是无法成功的。所以说,由於魏京生的介入

,由於他所起的重要作用,国际社会和华人社会对民运的兴趣会大很多。也就是说

,魏京生的事情不是他个人的事情,是关系到整个民运的事情,希望海外民运人士

都要充分意识到这一点。

谈到外界对魏京生的批评,蔡崇国说:任何一个人都很难避免其他人对他有

意见。对我印象深的是,魏京生知道有的人对他有看法,他首先看这些批评是不是

对。如果他觉得这种批评没有道理的话,他就拒绝,他不怕得罪人。他不大喜欢那

些表面上的来往。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民运当中应该有是非感。

流亡学者、法国高等社科院博士生张伦表示,十分高兴能在巴黎看到魏京

生先生在经过了十八年 的监牢折磨後,仍能保持如此清晰的思维和判断力。张伦

认为,魏京生在法国的访问,引起和加深了 法国社会各界对中国人权和整体的社会

、经济状况的关注和了解,在今天的国际环境下是必要的。张伦说:衷心希望魏京

生首先能调养好身体。其次,作为历史的见证人,在可能的情况下,他应该对他自

己以及中国民主运动过去二十多年走过的道路作一番总结,这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成

熟是不可或缺的。当然,也希望魏京生能在重振海外民运方面能够有所作为。

张伦还建议说:在这次魏京生先生访问过程中,听他谈了很多问题,也获益

非浅。但觉得在结束一党专政问题上着墨较多,这当然是有道理的。因为中国现在

面临的核心问题当然是如何推动中国的政治改革。但鉴於其它前共产主义国家转型

的种种问题,鉴於中国现在的发展状况,以及自身和人类在即将到来的新世纪里将

共同面临的许多复杂而又深刻的问题,仅仅停留在这个层次似乎还是不够的。也就

是说,结束一党专政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未来的建设问题。盼望着魏京生先生

能够利用海外自由讨论的环境,象当年写出第五个现代化的宏论一样,为我们提出

他的卓见。

 

经济制裁的背後

八九流亡学生封从德的第一印象,认为魏京生是一个比较豪爽的人。封从德

说:从刚出监狱到现在两个月,我观察到他有相当强的自我调整能力。这个调整能

力和大家捧他,给他造成的一种形势大好的印象,就看谁能够占上风。如果自我调

节能够很快达到的话,我想他很快能够分辨出来周围暂时迷惑他的一些东西。

封从德对魏京生的另一个印象是有一种时间差的感觉。封从德认为:魏

京生在监狱呆了十八年半,他的知识结构到了海外之後需要比较大的补充。另外,

他在监狱是一回事,他可以直接面对中国政府。在海外则不然,就隔了一层。在监

狱里直接面对中国政府,不管是谁,大家都会以一种同情的态度来支持他。但现在

要通过西方政府和媒体,其中就有个分寸问题。据封从德观察,海外民运在思想层

面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是陷入了西方意识形态的陷阱。冷战格局,以前是美国和

苏联,现在是美国和中国。你是站在中国的阵营,还是站在西方的阵营,这实际上

是一种两难的选择。因为在中国方面,比如经济制裁,它不仅是制裁中国政府,後

面连带的就是老百姓。还有些更严重的问题是文化背景上的,你要是完全采用西方

意识形态,用词和思维结构都是西方的话,可能在国内反而很难得到接受。

封从德不无遗憾地指出:中国的民主运动一直没有一种历史的延续性,比如

说八九年时,广场上很多同学都不了解魏京生。我觉得应该加强各个历史阶段的纵

向联系,有利於总结历史的经验和教训。

韩建国是八九後经由台湾流亡到法国的,现为法国国立高等电信学院博

士研究生。他首先肯定魏京生的坦诚无畏,说这也是法国现代民主先驱者孟德斯

鸠所赞美的。接着,对魏京生抨击法国在中国人权问题上所持的姿态和某些做法

,坦白指出:魏京生很不了解 法国,对整个西方世界都不了解。

韩建国认为;人权对今天的美国来说,是一个纯粹的政治概念。六四以

後,法国是全世界第一个无条件地、迅速地接受大批中国民运人士的国家,美国是

在半年以後才开始接受一些人。也就是说,人权对美国来说,首先衡量是不是有利

於他们的国家利益,这纯粹是一种政治考量。而法国当时并不完全出於政治考量。

对法国而言,人权一直是一个包含着很深厚的文化色彩的政治概念,这是不一样的

。比如说,法国不可能象美国那样赤裸裸地把中国人权和最惠国待遇挂钩等等。希

望魏京生先生能理解到这一点,不同的文化就会有不同的决策结果。

韩建国不认为魏京生出来不是中美对话的结果,而是象魏京生自己认为的那

样,是压力的结果。他认为:只有对话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对话也是一种理解的过

程。这个世界上不存比对话更有效的方式。历史已经证明,暴力从来也没有最终解

决问题。

 

人性的东西谁也不能摆脱

 

李爽早年系狱,虽然与魏京生有关,但真正认识魏京生,则是魏京生九三年

假释後,李爽利用回国探亲的机会去看望魏京生,并跟他谈了很久。

在李爽印象中,魏京生在十四年前,就已经决定了自己在中国民运中所担任

的角色,并决定献出自己。李爽认为,在众多的民运人士里,魏京生是一个最

能够牺牲自己的。她说:九三年我是对魏京 生人性的体会。他是一个有毅力的人,

也是一个很有雄心的人。而且他很人性,他很直接地就可以吐露他的感情上的东西

,他的爱和恨。他那个时候还没有想到今天大家对他的关注程度和希望,这次他的

出现,给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强心针。我自己也很兴奋,很高兴。我感到他所象征的

这个民主符号,没有人可以替代。中国人可能都感觉到这一点。我觉得有些人对他

的那种争夺是毫无必要的,因为他现在并不象征着什么权力。这种争斗太早了,就

象是大家在争一号椅子,二号椅子,三号椅子,谁来坐。等到争得乱七八糟,打来

闹去,到最後大家挣扎着从地下爬起来一看,发现那把椅子从来就没有存在过。我

觉得每个人应该做他能做的事。

谈到对魏京生的批评,李爽说:这些批评可能来源於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性格

,不同的意图,不同的态度,他们毕竟是人,魏京生自己也不是一个神。人就是人

,人性的东西谁也不能摆脱。人必须承认自己人性上的东西,才可以摆脱那些大的

口号,做实实在在的事情。 从整体上说,李爽强调,一人难承百人意,魏京

生要做的事情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对这种批评应该宽容大度,对批评的人尽量还

是去团结,因为他们有些观点还是很正确的,也是宝贵的,有他们自身的经验。从

人格上要尊重他们,从道义上要团结他们。如果做到谦虚谨慎,什么事情都能解决

 

魏京生同时是中共和美国的筹码

 

同李爽一样,白天祥感到魏京生完全没改变,还是老样子,非常坦诚自然。

好多人担心魏京生突然来到国外,不了解情况,跟国内的情况也隔绝了。白天祥认

为不太可能。因为他是一个不停思考的人 ,即便他在监狱里,他也没停止想问题

白天祥认为魏京生对法国的访问特别成功,不能要求太高。白天祥操着流利

的中文说:有人说他老在重复一样的话,本来就是这样的,他的立场,他的观点,

他为什么老改变?当然他的观点现在可能有一点太笼统,就是说有点太讲原则,不

讲妥协和策略,我觉得不是问题,因为现在还没有达到要妥协要商量的地步。如果

你在中国参加竞选,那个时候你得考虑一下中国老百姓的思想水平,他们可以吸收

多少?现在魏京生说的那些大原则,如果放在竞选的时候,他很有可能考虑实际和

策略,现在不用。比如说给西藏自主权,不一定要独立,但还得给他们自主权,当

然绝大部分老百姓接受不了。

对法国政府的批评方面,白天祥开始觉得有一点对不起法国政府,因为二

十年来法国政府也是支持了中国民运和中国的民主化。他说:我也可以明白为什

么,因为魏京生在美国,受到特别热烈的欢迎,不光克林顿与魏京生会面,美国的

很多政要都对魏京生表示了很大热情,纽约市长还给了他金钥匙,这是很大的光荣

。这样一来,他肯定觉得美国好。

白天祥认为,魏京生应该看到,美国支持你,不仅是因为美国人热爱民主,

热爱中国,也是因为美国有利益在里面,就是说有利可图。例如,美国总统每天都

要看有关中国的报道。法国不是这样,法国总统看的是关於德国和英国的报道。所

以我们支持民主运动的,包括一些政府官员,真的是没有什么利可图的,真的是为

了人权服务的。而美国不一样,美国可能也有为人权服务的一面,可是也有他们的

利益,他们认为中国是他们最大的竞争者。他们也需要老魏。老魏对美国和对中共

来说,都是一种筹码,我觉得当然得批评希哈克,但同时,我们希望法国回到自己

的传统立场上来。因为我们的情况不一样。我们当然也想做生意,但美国也同时做

生意。我们要与中国建立全面伙伴关系,美国也一样,他们不久前才跟江泽民签署

联合声明。

白天祥还跟魏京生谈到他正在写的书,就是将来的世界大战。白天祥指出:

将来的世界大战,就是美国要打中国。在这方面,你说民主都能解决问题,我说不

一定。因为民族和国家之间的矛盾还存在。(但法国和中国等国家就没有矛盾,因为

我们距离太远,而美国跟中国之间就有矛盾。)即便成为民主国家以後,还会有国家

的分歧与矛盾。所以我分析,很可能美国想打中国。从这个方面说,魏京生也得考

虑,美国人可能要利用你。

行文至此,得知魏京生再度被提名诺贝尔奖,同时被提名的还有中国著名学

运领袖王丹。这无疑是中国人的骄傲,是国际社会对中国民运的肯定和支持。这里

,我想用巴黎一位华人说过的话作为结束:魏京生的命运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中国

民主的命运和中国人民的前途。中国政府有关发言人称魏京生是一个罪犯,这是很

荒谬的。魏京生是中国的一位伟大的公民!

在民主社会中,公民的权利应该是至高无上的。

(一九九八年一月二十八日 於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