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在加拿大

霍壮

 

 

魏京生,中国的儿子,在出国的几个月时间内,讲述着自己的理念,去鼓舞

着人们。二月中旬到加拿大象旋风一样刮过渥太华、多伦多、温哥华。

 

 

贸易与人权挂钩

 

 

二月十二日上午,魏京生在民阵主席杜智富的陪同下,在国会山庄与加拿大

外长阿柯斯沃西和联邦亚太事务部长陈卓愉晤谈了一小时十分钟。魏京生在会谈後

表示:向加方提出的主要问题是希望加拿大帮助中国的民主运动,帮助中国的老百

姓。会谈中涉及到释放政治犯问题。最後魏京生表示:从加拿大外长的言论来看加

拿大对中国人权的关注是热心的。

 

亚太事务部长陈卓愉会谈後高度评价说:魏京生是一个充满理想的人,他为

了理想奉献了半生,他启发了中国的民主运动,在中国民运史上有重大贡献。

 

下午魏京生在杜智富陪同下前往国会参观,当魏京生到达国会大厅时,人权

小组组长博伊玛(BEAUIMER)向全体议员介绍了魏京生为中国民主奋斗的

生平,此刻议会全体起立鼓掌欢迎,向魏京生表示了至高无尚的敬意。

 

离开国会大厅後,魏京生又到了国会外交委员会,出席听证会。听证会由委

员会主席葛半姆(BILY GRAHAM)主持。魏京生在会上说:对於民主国

家之间的关系来讲,不仅仅是国家之间的关系,而且是人民之间的关系。但是,许

多年来,中加侧重贸易关系,政府间合作多,而加拿大对中国民主运动帮助少。他

在答复提问时又表示道:加拿大对中国民主运动支持不力,导致加方对中国的帮助

项目都局限在共产党一方。他直率地问道:加国政府应把帮助的重点放在人民身上

?还是政府身上?这是他针对加拿大为促进所谓的中国政治改革进行的一系列努力

,包括乡村选举,法官培训,司法改革等等而言。

 

下午,魏京生又来到加拿大反对党领袖曼宁(MANNI)的办公室,拜访

曼宁,双方晤谈甚欢,并一致同意建立合作项目。

 

晚上七时,卡尔顿大学小剧场里,约有七百名冒着风寒来听讲演的中外人士

,座无虚席,连走道上也坐满了人。魏京生走进会场时,与会者给予了英雄式的热

烈欢迎。

 

他在讲演中说到:中国政府认为中国人不应享受西方人民所享受的人权,西

方人也有人认为中国人窝囊、胆小,不会争取民主。我们现在确实没有建立民主政

治,这里有我们的错误。但中国人民一百多年来一直为民主而奋斗,他们从来未停

止过。中国未来一定可以建立和西方一样好的民主制度。

 

他幽默、雄辩的口才赢来了阵阵掌声。

 

十三日上午,由加拿大作家协会(THOMAS MANN)作为主持,由

杜智富陪同,在国会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中外传媒二十多家连珠炮似地提问,魏

京生回答自如。他直指加国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去援助中国政府一些项目,而美其名

曰是关心中国人权。加国政府只想和中国做生意,倡导人权只是表面口号而已。

 

对於克里靖总理不见他,魏京生幽默兼嘲讽答到:可能是因为加国政府意识

到他们前几年对华政策是错误的,所以克里靖不好意思见我。但我代表的是所有受

压迫的中国人。总理克里靖宁可与六四屠夫李鹏及独裁政权的克巴副总统(此

人此刻在加国)会晤,是完全没道理的。

 

总之,魏京生用明晰的语言,清楚地向加国政要、国会议员、新闻媒体传递

了这样的信息:人权必须与贸易挂钩。

 

 

举国离人尽望君

 

 

历史的偶然机会将我推到这个位置上,我要尽我的能力为中国老百姓做点

事。

 

二月十四日上午,在多伦多记者招待会上,魏京生谈到个人在中国民主运动

中的角色时说了这句话。他又说:领袖不领袖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一起为中国老

百姓做点事。从另一角度看,当领袖是很累的,我身体不好,真希望有比我更强的

人出来,我可以趁机休息了。但许多事儿由不得你选择,往往是历史把你推到这个

位置上。

 

二月十四日晚,在多伦多中区华埠枫城酒楼,举办了有三百人参加的大型欢

迎魏京生的晚宴。在魏京生步入宴会厅时,男女老少都起立鼓掌。接着晚宴主席陈

萌庭致辞,他称魏京生是中国的良心。民阵全球主席杜智富在介绍魏京生时,

赞他:用十八年的时间,向世界揭露残暴的政权,以一个人的力量,去证明摧毁

极权的精神。

 

更有一位在中国出生的十八岁少女李丽向魏京生致辞说:当我刚刚落地时,

您为了伸张正义却被投入牢狱,把自己生命和自由置之度外;您在铁窗中坚强地熬

过了十八年,饥饿、病痛、孤独和恶劣的环境,能摧毁您的身体,但压不倒您的正

气、骨气和傲气。

 

随着李丽的声情并茂的朗诵,十八位男女老少,每人手持一枝深红的玖瑰,

依次献给魏京生,晚宴主办者、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主任盛雪说到:这十八枝

血红的玖瑰,代表了大家对魏京生的无限敬意,用每一枝花的爱来弥补他那十八年

孤独的岁月。

 

魏京生拥抱十八枝血红的玖瑰,笑着说到:或者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我和我

的母亲最爱红玖瑰。他又答谢主席说:我不认为自己是中国的良心,只是一个普通

中国人。他在致辞时并说到:人被压迫太久就有疲劳的感觉,以为受压迫是正常的

。但中国人不是习惯被压迫的,从五十年代以来,就有不少人为争取一点点的自由

而不断奋斗。如此下去,中国的民主肯定有希望。

 

连《人民日报》驻加首席记者邹先生也说道:多伦多气旺啊!是人气旺,还

是魏京生用他过人的智慧、率真的性情吸引了大家?

 

十五日中午,活跃在多城的侨界领袖和当地民运人士四十多人,与魏京生共

进午餐。魏京生阐释了自己对三民主义和中国民主人权问题的理解後,又被大家围

着问如何在牢中熬过十八年的岁月,同时又保持了这么乐观的心境。对於这类问题

,魏京生总是用轻松和风趣的方式回答。但此时笔者却凝视着席扬的一头白发,席

扬被释放後,辗转来到多伦多,现在明报加东版编辑部工作。笔者感叹道,中国共

产党的牢狱绝不是好坐的。

 

十五日下午,魏京生访多城重的头戏是在多伦多大学地球科学馆的公开讲演

。五百多名慕名而来的中外人士挤满了演讲大厅。魏京生用朴实无华的、简明轭要

开场白介绍了自己,把大部分时间让给了听众提问,以便直接交流。

 

中国人权促进会主席林本森提出:如何看待王炳章回国?魏京生语气相当严

厉称道:王炳章等人早就预料到国际社会的压力在我被释放後大为增加,回国活动

估计不会有事,起码很快就会被放出来,可结果导致国内的秘密民运人士被连累,

对於这种不负责任的行动,我永远持批评态度。

 

会後有人讲到:魏京生讲得如此坦露是否会影响民运队伍中原本就不团结的

情况,这是否策略。

 

但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主任盛雪却说:这类事在民运队伍内部讨论较为

适宜,但魏京生只在有人提问此事,才直率地谈出自己的看法,而不是故意使用外

交辞令,这恰是魏京生可爱的一面。

 

更有一位现职工程师的大陆人士表示:老虎还是有牙的。对王炳章的直言批

评,表明了其斗志仍在。现在民运人士中貌似中庸者太多,以老好人面目出现,谁

也不想得罪。但魏京生则表现了他清新的道德形象。

 

当有人表示,如果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只会使已经很贫困的中国

人民雪上加霜,问魏京生在推行民主运动时,有无考虑到中国低层劳动人民。魏京

生详细说明了今天中国社会的种种苦难和重重矛盾,都是由於共产党的一党专政造

成的,而让这种政权延续下去,只能加深中国人的苦难和加剧社会矛盾。何况共产

党的政权控制了中国与西方国家的经济贸易的主动权,西方对中国贸易的好处落不

到一般老百姓身上,而往往都被极权阶层瓜分了,老百姓没有得到什么实惠。魏京

生用两害相比取其轻来回答,并称中国人民面临着长痛与短痛的抉择,任

何民主制度的建立,都需要付出代价。

 

关於西藏、港台问题也有人提出,魏京生也一一给予了阐述。他本人对多伦

多的公开论坛十分满意,他评价说:多伦多的华人很有水平,对中国及民运认识很

深,提的问题有深度。

 

 

国营企业被掏空

 

 

十六日下午,在温哥华支援民主运动协会会长周盛康等人陪同下,在一家中

餐厅魏京生与卑诗省省长简嘉年会面。两人同是工人出身,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双

方闭门会谈二十分钟之後,双方联同特赦国际的中国地区统筹韦德(JENNIF

ED WADE)一起召开记者会。

 

简嘉年在记者会上表示:贸易固然是卑诗省及加拿大的经济主干,但人权与

贸易往来时,也可不必避谈人权,二者仍可齐头并进。

 

记者会後,魏京生又前往卑诗反对党自由党办公室与该党党魁金宝举行了会

谈。

 

晚上在温市(JOHN OLIVER)中学,举行了有千人参加的公开演

讲座谈会。魏京生激烈批评邓小平的改革路线。他讲:邓小平在执政时期的最大特

色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结果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大多是一批官倒。这批人并不

是因为善於经营而先富起来的,而是靠权力侵吞和转移国有资产,把国营企业掏空

了。实际上,中国目前有三分之二的国营企业都已由此途径变成了一个空壳。共产

党目前的国营企业改革是向老百姓甩包袱。中国必须有一个民主的、负责的政府执

政,才能有效解决所面临的经济困难。

 

主持这次座谈会的温哥华支援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周盛康,担心魏京生在最

後一站累倒在二小时的演讲会上,两次为他安排小憩,许多与会者受时间所限未获

机会提问。

 

一周访问,照民主中国阵线的规划,要达到五个目标:(1)争取加拿大政

界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支持;(2)充分调动新闻媒体对魏京生的访问予以充分报导

;(3)积极争取主流社会对魏京生的理念和努力的认同;(4)争取华人社区的

支持;(5)同加拿大的中国民运组织建立工作联系。

 

魏京生对加拿大的访问是成功的。《环球邮报》(GLOBE AND

AIL)二月十九日报导,加拿大外交部长阿柯斯沃西在参加一个加拿大非政府组

织人权圆桌会议上说,他被魏京生的话刺痛了,表示加拿大正在重新审查加拿大对

中国的人权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