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白色革命- 从魏京生两次被重判谈起

严家祺

 

 

魏京生在邓小平王朝的监狱中渡过了漫长的十四年半。一个在假释期间的魏京生

,竟又被北京政府控以阴谋颠覆政府罪,再次被判刑十四年。颠覆罪的要

件是以武力或武力威胁推翻政府,魏京生没有什么武力,处处受到监视。

北京对魏京生如此重判,震惊了全世界,使人们深深感到北京专制政权镇压人民的

残暴性。

按照正常思维,人们很难理解北京如此重判魏京生的目的。近几年来,北京专制

政权曾多次把本国的持不同政见者作为和外国政府讨价还价的人质。一九

九三年北京政府因争取北京为二零零零年主办世界奥运会城市而提前半年释放魏京

生。难道这次重判魏京生,是为了在不久的将来,再一次把魏京生当做和外国政府

交换的人质吗?

这种可能性并非不存在,也许在一段时间後,北京为了从国际上得到某种好处,

而再次提前释放魏京生或把他流放国外。

然而,北京专制政权的目的,并非限於此。

 

两次重判的区别

 

一九九五年和一九七九年,时隔十六年。两次重判魏京生,对北京专制政权来说

,有着明显不同的目的。

一九七九年,这是老皇帝毛泽东去世,文革结束後的第三年。当时的中

国,经济正在好转,天安门事件的翻案,使人们欢欣鼓舞,言论大幅开放,出现了

西单民主墙运动。魏京生用宪法赋予人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在《探索》杂志

和民主墙上刊出了《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的长文,指出邓小平正在走一条骗

取人民信任後实行独裁的道路。邓小平在文革中失去了一切权力,当他重新

掌握大权後,他对任何可能削弱他权力的企图,采取极端凶残的打击。如果说一九

七九年非法拘捕和重判魏京生主要是受邓小平个人独裁本性驱使,那么,在十六年

後,北京专制政权再次非法拘捕和重判魏京生,已不再仅仅是为了维护某一个人的

权威,而是由於对自己的前途惶惶不可终日,惧怕魏京生的影响和力量,企图把国

内一切民主运动力量的萌芽扼杀在摇篮之中。

八十年代初,既有处於对文革灾难的认识,又处於使邓小平的独裁披上改

革和民主化外衣的需要,邓小平曾多次提倡政治改革。对魏京生第二次

重判表明,北京专制政权已不再需要民主化的外衣,据传去年十二月七日,江

泽民在一次会议上宣布,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从现在起到中共十六大的六年

中,不搞政治改革。

 

九十年代以来的政策转变

 

八十年代後半期,中国大陆曾围绕着所谓新权威主义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新权威主义者主张,在从专制向民主的过度时期,为了保障经济的高速增长,政

治上应当实行强有力的专制统治,使专制主义和经济自由相结合。当新权威主义

者这么说的时候,中国大陆只有有限的私人企业。直到一九九一年底苏联解体後

,当俄国和东欧非共化的浪潮涉及中国时,才导致了中国大陆计划经济体制的瓦解

。自此以後,中国大陆摆脱了传统计划经济体制的束缚,经济增长十分迅速。一九

九二年国民生产总值接近二点四亿元,一九九四年达四点三八亿元,一九九五年达

五点七七万亿元。

九十年代以来,中国大陆周边地区的政治地图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苏联解体

後的各国、东欧各国、蒙古、南韩,走上了民主化的道路。香港九一年和九五年立

法局选举,民主派大胜,台湾则从国民党的一党独大走上了三党政治的道路。

现在的中国大陆已经成了专制主义的孤岛,自由民主的思想不断在中国大陆产生和

成长。在这种情况下,摆在中国共产党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主动地推行宪政改革

,走政治民主化的道路;另一条是走那种不把民主作为目标的新权威主义道路

;即经济自由和政治专制相结合的道路。

从中国当权者的角度看,走宪政改革的道路的最大困难是无法避开六四。南

韩前总统全斗焕和卢泰愚在光州事件中的罪责,正在受到审查。北京当权者知

道,中国大陆一旦着手进行宪政改革,邓小平、李鹏等人的六四罪责难逃。中

国大陆周边地区民主化的浪潮,使北京当权者胆战心惊,认为拯救共产党政权

的最好办法是公开地、明目张胆地推行不准备走向民主化的新权威主义,一手

加速经济发展,一手无情地镇压民众中的不满、反抗和民主化的要求。去年十一月

重判魏京生和十二月江泽民宣布不搞政治改革,是一脉相承的。

 

走上巴列维白色革命的老路

 

在五十年代,苏联是中国的榜样,在八十年代,中国曾一度想学习南斯拉夫。现

在,在北京当权者心目中,新加坡成了榜样。在北京看来,新加坡是由一党长期掌

握政权的经济高速发展的国家。然而,当中国大陆有意识地沿着新加坡道路滑

行时,不知不觉地滑进了七十年代伊朗为实现现代化而推行的白色革命的轨道

新加坡是一个城市国家,新加坡的许多治理经验带有城市国家的特点。新加坡一

党长期执政,是建立在自由选举和议会政治之上的。长期以来,人民行动党几乎包

办了全部议席,反对派如社会主义阵线、劳工同盟等虽推出候选人参加竞选,结果

得票很少。一九九一年八月选举产生的第八届国会,八十一个议席中,人民行动党

占了七十七席。新加坡推行市场经济,政府官员完全不能凭借权力牟取经济利益,

反贪污法长期以来得到有效推行,加上城市国家的特点,犯罪无所遁形。有组织的

贪污行为,在新加坡几乎不存在。相反,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共产党的一党统治,

并不是自由选举的结果。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还有很大距离。中国大陆建立

市场经济的努力,仅有三年的历史。公有制正在瓦解中,而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并

不是公有制解体的自然结果,它需要一系列制度和习俗的配合,除私有财产权制度

外,还需要政治经济的分离、投资决策的分散、合理有效的税收制度、健全的金融

、保险制度、完善的商业法规、自由契约与遵守承诺的商业道德等等。所有这些,

新加坡具有,而中国大陆远没有建立起来。由於缺乏法治,人们无法预测经济决策

的後果,不守承诺和短期行为充斥经济领域。更为严重的是,权力介入内外贸

易,形形色色的政府批件成了当权者发财致富的捷径,国有资产从一九八二年至九

二年流失五千亿元,九三年以来,国有资产流失速度成倍增加,每天数以亿计流入

私人腰包。这种情况同巴列维国王在七十年代伊朗推行的白色革命同出一辙,

即经济增长、政治高压和政府腐败的三结合。白色革命是专制政治下实现

经济现代化的革命,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王室、大臣、官员普遍贪污腐败

。王室成员和当权者在同外国签订合同时,充当中间人、担保人,收取巨额佣金、

回扣,利用特权经营各种企业,大发横财。首相胡韦达贪污了巨额金钱,而遭免职

。在伊朗经济迅速增长时,社会公德破坏殆尽,少数有钱人挥金如土,而一般民众

则在贫困线上挣扎。

 

宪政改革是实现政治民主化的康庄大道

 

毛泽东、邓小平终身抓住最高权力不放,在这一点上,共产党王朝类似於传统王

朝。但和传统王朝不同的是,集中在一个人手中的最高权力每隔几年要在党的代表

大会上重新加以确认。在每两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之间,中共中央政治局这一权

力圈内的人物为争夺最高权力进行着激烈的争斗。这种争夺有助於共产党王朝适

应不断变化着的外界政治环境。当这种争夺停止下来,而社会矛盾愈积愈浑时,将

导致王朝体制的总崩溃。伊朗白色革命促成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兴起和壮大

,并最终导致了巴列维王朝的灭亡。一九九二年以来,中国大陆的白色革命已

经产生了种种类似於巴列维王朝末期的现象,虽然不会造成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

的壮大(因为苏联的解体和马克思主义影响的衰落),但必将引发新的民主运动的高

潮。

奉劝北京当权者,为了避免重陷巴列维王朝白色革命後果的覆辙,最好的选

择是,主动走宪政改革的道路,用开明的、善意的态度对待本国人民,平反六四

,立即无条件地释放魏京生和所有政治犯。□